公告栏

学生工作

《名栏目进课堂》| 讲座实录:《金星秀》:源于偶然,成于必然

嘉宾简介 

 

 

 
 

    李建中  


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制作总监

《金星秀》执行制片人

《金星秀》2015年一经播出,便为国内周间(周一至周四)综艺的收视冠军。2016年,节目收视率也是屡屡夺冠。

灿星公司曾打造本土原创节目《金星撞火星》、《格莱美中国之星》等,引进版权制作《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蒙面歌王》、《了不起的挑战》等火爆各大网络卫视的综艺节目。


 
 
 
 
 

讲座实录 

 
 
 
 
 
 
 
 
 


 

我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金星秀》这个团队。我们团队其实非常简单,一共十个人做这样一档节目,刚好是一个金字塔结构,叫“一二三四”。 “一”是一个主持人,这个主持人大家可能也在《金星秀》见过,就是沈南,号称“灿星一哥”,因为灿星就签了他一个男主持人。沈南下面是两个执行制片人,而我主要是负责内容撰稿这一块,还有三个后期导演、四个编导,也是我们的编剧。总体来说,保持周播节目需要的工作强度还是蛮大的,尤其是在撰稿方面,我们大概一期节目会有上万字的撰稿量,还得保证它的质量,有一些内容还要不断地更新、变化等。这就是我们团队大概的情况。

 

今天其实我有点紧张,因为我们团队很少在这样的一个机会下和大家进行分享。一般都是在幕后,我们也习惯了在幕后操作。有时候人家也会说你们《金星秀》团队蛮低调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金星秀》的主持人金老师很高调,我们不可能超过她。  

 
 
 
 

  

 
    

为什么要做《金星秀》?源于一次偶然  

 
 
 
这个脱口秀的缘起,在我脑海中有这样一个图像:在我们公司某个舞蹈类节目录制的过程中,担任评委的金星老师,她遇到了我们灿星制作的老总田明,就说:“田明啊,我想做一档脱口秀节目,我个人的脱口秀节目。 ”两人一拍即合,这就是《金星秀》的由来。

 

整个过程当然是出自我的想象,但是最开始的状态其实和我描绘的这个场景非常接近。我们后来再去考虑这个事情,就觉得这里面的偶然也有一定的原因。

 

我们可以提这样的问题:金星她为什么要去做一档脱口秀节目?第二个问题就是田明他为什么要做一档脱口秀节目?这两者,他们为什么会一拍即合?

 

金星有一个经典的说法就是:“过去,我是在舞台上跳舞,这个时候,我的嘴是有一个无形的封印的。它把我封住了,我只有用我的肢体去表现我的一些想法和观点。然后,突然有一天,我感觉到有一双手伸过来把我的胶布给拿掉了,好像有人对我说:‘金星,你可以开口说话了。  ’”然后金老师就决定要做一档脱口秀节目。我们用“人话”来说一下,大概意思就是她一直有一种表达的欲望,她想把她这些年的经历,她所见到的和她对一些社会的、民生的,包括文艺界的想法和观念倾诉出来。她需要找到这个时间,和大众进行分享。一开始,她在电视上只是舞蹈评委的身份,但是她觉得这并不能完全地概括她的想法或者表达她的一些感悟。这种情况下,她就想到要做脱口秀。  其实这个想法对她来说是非常强烈的一个驱动。 

 

田总是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的,做新闻节目也做过主持人,有做电视和新闻的媒体人理念,他也一直想做一档脱口秀节目,那这看上去就是一次偶然的相遇,他跟金星两个人碰到了,才会出现后面的这个《金星秀》。

 

    

老实说,敲定主持人也是个偶然  

 
 

敲定金老师是一个偶然。

 

我要想做一档脱口秀节目,首先我的脑海里蹦出来的是一个脱口秀主持人的形象。大家可能会比较熟悉美式脱口秀,美式脱口秀的主持人是什么样的,比如说会出现大卫莱特曼(David Letterman)、囧司徒(Jon Stewart)。但因为金星是个舞蹈家,在我脑海里就是一个现代舞蹈家的形象。特别是我们坐下来聊天以后,我有点小小的失落,因为跟金老师聊天的感受和跟脱口秀主持人是不一样的。 打个简单比方吧,就说把沈南放在那边和你聊天,你会感觉沈南更像一个脱口秀主持人。因为沈南他讲话比较直接,而且是自带笑料的,而金老师的讲话,你可以听得出很有风格、很有特点,但不像一个主持人,感觉她是娓娓道来,更像一个普通人在和你对话。

 

如果一定要让金老师来做脱口秀的主持人,那这个节目是不是一定要做成一个脱口秀?是不是可以做成其他综艺节目的类型?或者,如果要做一个脱口秀,能不能不用金星?我们既然要做脱口秀,可以物色一下国内有没有更适合做脱口秀的主持人。我当时是这样的想法,现在看可能有些不大理解,因为《金星秀》已经播出了,很多人脑海中就自然而然可以想到金星是舞蹈家,也可以想到她是脱口秀主持人 。可是当时我们产生了一些分歧,有很大的争议,不过当时金老师是不知道这些争议的。

 

我开始改变对金星的想法是在录制样片的时候。她走到台上的那个瞬间,完全进入到另外一种状态,然后整个场子就感觉到她的气场。我当时就有一种感受:“哇,到台上怎么会差别那么大,这个人在台上的气场就是光芒四射的感觉。 ”金老师在台上最闪亮的时候,是由金老师讲述经过我们整理以后重新编排的关于她自身故事的段子,这两个段子一个就是“橙汁”,这个是传播 度特别高的;还有一个就是她“大闹韩国海关”的一个故事。当金老师在讲她自身经历的时候,是一种完全投入的状态。她的观点和她自己本人的态度是全部融合到她的故事里去的。  可是我们之前给她的稿本是把我们的观点、态度、故事跟她生硬地结合在一起,她在讲这个内容的时候,并没有完全认同我们的这些观点。 她坐在沙发上和我们聊天时候的状态是很普通的,但当你看到她在台上的那一刻,你就会认同她真的可以做脱口秀主持人,而且并不会比其他人弱。这个纯粹是一种偶然,一种偶然的天分。

 

那么沈南是怎么来的呢?其实也是纯粹的偶然。他最早是黑龙江卫视的一位制片人。接着,他遇到《中国好声音》的总导演金磊,邀请他加入了灿星,本来是想让他做《中国好声音》的主持人——华少的角色。后来阴差阳错,他没有做成这个主持人,沈南就处于一个“无业游民”的状态,拿着基本工资。在这种情况下,有人跟他说,《金星秀》在做,也有人跟我们打招呼说有个黑龙江卫视的小孩,反应挺灵敏的。那么究竟把他放到什么位置里面呢?国外有没有类似的参照呢?后来我看了《柯南秀》里面也有助理主持人,可以和嘉宾、主持人互动,所以就把他的角色敲定下来,但最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以金老师为主。 金老师的性格和国外主持人性格完全不一样,她没有一个拐弯的过程,说话直来直去的,有时候这种直来直去需要有个对象,类似于打拳击需要有一个沙包。我们现在缺少一个沙包,这时候发现沈南是特别适合这个角色的。


    

打造“一个人的真人秀”形式,也属偶然  

 
 

样片录制以后,我当时跟团队的人提出一个想法叫做“打造一个人的真人秀”。这个是从我的工作经验中衍生出来的一个想法。

 

什么叫一个人的真人秀?就是说金老师站在台上,她要讲她的段子、她的故事、对事情发表评论的时候,她要没有矫饰地、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这和我们最初想到的去写一些好玩的段子、去加我们需要的梗、再找到一个主持人把它念出来的想法完全背道而驰。它其实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任务,我们怎么样让金星能在台上呈现出一个真人秀的状态,这是当时想到的。  

 

另外一件事也促成了这个想法。从2013年11月份的样片录制到2015年1月份的最终播出,这中间差不多整整有一年时间。这一年时间里,我们和金老师按照日常录制的流程,差不多一周开三天会,讨论选题,大家对新闻时事进行一些讨论,包括金老师的故事和生平等等。 差不多六月份的时候,我们就想自己给自己找点事情干,因为还没有播出平台,不能播出,我们就想不如自己做一个线下,做一个“剧场版脱口秀”,反正有团队,有明星,我们有这样一个阵容。

 

通过查阅舞台版脱口秀的资料,我才发现所谓“打造一个人的真人秀”并不是我们的原创。剧场版脱口秀的特点和美式脱口秀不同,他们都是讲自己发生的故事,除了讲述,它还带一定程度的肢体表演、角色表演等等,这才是单口喜剧的形式。 我们从某种形态上来说,自己感悟出来的东西是接近于美式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这样一种表达方式,它的制作过程其实和我们看到的美式脱口秀是不一样的——它有一个素材的积累过程,最后做成两个小时左右的一个台本。所以,我们做《金星秀》剧场版也是偶然契合了这个方式,我们也跟金老师聊了很多她的一些经历和故事。所以在观看单口喜剧的过程中,我们剧场版的《金星秀》也慢慢向它们靠拢,最后舞台版脱口秀就出来了。


    

节目能播出,还是偶然  

 
 
 当我们做完剧场版、引爆上海滩、一票难求之后,豪情万丈,觉得这种主持人是可能的,我们的创作手段也是可能的,现在只需要有平台能够播出就可以了,但平台始终没有搞定。谈了很多家,整整一年都是在跟各种平台联系。

 

后来有些朋友,包括媒体问我说,可不可能再制作出一个《金星秀》,我觉得这里面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你能不能再找到像金星这样的一个人?她愿意在一年里头跟我们一起认认真真的开“假会”,认认真真地录节目,但有可能永远没法播出;她不在乎她的工作条件,她还不断接受这些年轻人对她的一些批评或者建议。其实我也接触过一些艺人,感觉金老师是最和蔼可亲的一个,当她在工作的时候,任何人都可以批评她,每个导演,哪怕是刚刚工作不久的年轻导演都可以对她的某些问题、某些观点提出批评。最关键的是她接受。导演和明星之间的交流沟通非常困难,但是在金星身上是零障碍的,当然这也属于一种偶然性。 最后非常幸运,到2014 年底的时候,我们敲定了“超能”的赞助,从我们节目的角度来说,它真的是创造了这个节目;也非常感谢东方卫视,让这个节目有一个平台落地播出。


    

做脱口秀,一定要有三观和情怀  

 
 

 金老师在这方面也很坚持,比如说邀请明星,我们会去找一些大牌大腕、当红小鲜肉,当我们非常激动地报名字给她,她反而非常轻松地拒绝掉了。其实从金老师来讲,她觉得她跟明星之间要能够“聊起来”,就这么一句话。有时候会觉得挺可惜,因为明星往往自带流量,粉丝无数,就这么轻易被否定掉。但从某个角度来说,金星更希望节目呈现出的质量、那种自然交流的状态,这是高于对节目收视率的考虑的。 我也觉得从长远的角度看,这是值得坚持做下去的。 

 

我本人自己也是做传媒出身的,做了很多年的报纸,后来改行做电视。我觉得传媒有一个特点,我们不是生产者,是搬运工,像一根金属铜导线,智慧、创意不是由我们生产的,但通过电流,一代一代人都从这里经过,我们让智慧的人、智慧的经验借助媒体得到传播。 《金星秀》也是,我们不想“说教”,而是把金老师对事物的观点、几十年的生活经验和看法,包括我们年轻人、我们团队对一些事物的看法,拿到这个媒体上分享,我们逐字逐句地改,这没什么好骄傲的,我们只是传播,不管你是通过什么样的载体,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或者通过电视综艺节目,我们都是在干这样一件事情。

 

 

徐慨老师点评

 
 
 
 
  
 

刚才李老师的分享,让我对这个团队增加了很多敬意。整个讲座过程当中,我的脑海里一直闪现一句歌词:“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无论是李老师讲他自己,还是讲沈南,尤其是讲他们在节目没有平台播出、濒临崩溃的时候相互开导对方,虽然他说金星老师看上去好像是团队里唯一没有崩溃过的,但是如果你们了解金星的人生经历,你可能发现她早就已经经历过人生的磨难,脱胎换骨,达到另外一个境界了。所有人的累积,包括经历过的挫折、等待以及坚持,最终成就了这样一档节目。《金星秀》从最初的一个概念,到最后成为综艺节目中的爆款,所有看似偶然的背后,都有一些支撑它必然成功的因素。而整个团队在创作的过程当中,无论是在内容的选择、手段的选择,还是在嘉宾的选择上,都“有所为有所不为”,在社会责任和市场影响之间尽量做到一种平衡, 这是媒体人每天都要面临的一种选择,在利益面前,在压力面前,如何坚持正确的价值观,我相信今天这个讲座会带给有志于从事传媒业的同学们更深入的思考。 

 

整理 | 马宝涓 周文文 

图片 | 马宝涓 王瑜婷 

指导老师 | 徐慨

排版 | 罗逸琳 


 


学生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