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美读书开讲:听毕飞宇细读《局外人》

2021年3月22日下午,久雨无晴,难得的阳光,通过天花板上的采光孔照进来,“有美读书”在新闻传播学院紫金楼奥美图书馆正式启程!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当代著名作家毕飞宇领衔开讲!



吸引了来自南大各院系的近三百位师生,一时座无虚席,后来者索性席地而坐。大家既是来听毕飞宇讲座的,也是为了一个共同的身份而来——读者


毕飞宇不仅是一位著名作家、更是文本细读的行家,此前多年他前后解剖了古今中外一系列经典作品,集为《小说课》一书,前后加印十几次、行销十多万册。

而这次,他为我们带来了加缪的代表作——《局外人》,蒙罩“荒谬”色彩的六万多个字,经过毕飞宇的“庖丁解牛”,格外现实而冷峻,有点矛盾的是,冷峻的可亲、可接近。


 一、有美读书:阅读永远是创造的第一步  

下午14:30,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李晓愚副教授做开场致辞,并对各位到场的嘉宾和师生们表示欢迎。在讲座开始之前,聚焦于“读者”这一身份,李老师向到场的几位嘉宾发问:


第一个问题抛向南京大学副校长陆延青教授,阅读对一个科学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作为科学家,对同学们的阅读有什么建议?



陆副校长直言,当天自己的身份不是副校长,而是一个读者。他回顾了自己87年入学时,修读大学语文课,在老师的带领下到山中品读唐诗的经历。他感叹:“阅读永远是创造的第一步”,无论是文科的学习,还是理科的学习,阅读领会都是不可或缺的。

  

第二个问题抛向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张红军教授,为什么新活动名为“有美读书”?



张院长首先对毕飞宇老师和师生表达了欢迎。谈及“有美”的来历,张院长指出,“有美”来自《诗经》“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一句


与通常的读书会相比,“有美读书”有三大特点:第一,作者亲自分享自己的作品;第二,打破学科界限,成为同学们的博雅课堂;第三,作为学院的一门关于美的创意传播课程,从海报的设计、公号的运营到撰写书评、做专访,选修课程的同学可以在这里训练自己的创意传播能力。“美人之美,美美与共”,新传学院意在通过“有美读书”的活动,让大家爱上阅读、发现阅读之美。


“有美读书”专门为毕飞宇老师准备了两个纪念品,一幅讲座海报和一支笔。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党委书记刘源老师为毕飞宇老师送上纪念品,并表达了纪念品的寓意:“下笔如有神”。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徐慨教授、图书馆馆长袁光锋副教授分别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和体会。



联系自己教授“口语表达”课程的经历,徐老师谈到,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很快学到即兴表达的能力,但除了思维更快、反应抗压能力更强以外,最重要的就是平时的积累,而阅读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袁老师首先回顾了图书馆的发展历程:从小小的资料室到两层楼的图书馆,他认为,图书馆除了作为物理空间以外,更应该是一个具有连接性的媒介——连接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的人、连接读者与好书、连接每一位同学的当下和未来关于南京大学的记忆。随后,讲座正式开始。


 二、细读与阐释:读加缪的《局外人》


毕飞宇老师主要从四个方面进入对文本进行了细致的阐释和分析:

  

第一,毕飞宇老师回应了对《局外人》“跑偏、翻车”的质疑:从细节和作者关切中看,《局外人》既没有跑偏,也没有翻车,这个发生在北非小城阿尔及尔和马朗哥的故事,在众多细节中集中投射、反映了巴黎的生态,以及作者对欧洲和时代的关切。



第二,毕飞宇老师揭示了《局外人》的“圆形结构”:默尔索是文本的中心,圆形的“局”围绕着他,但他并非局内人,而恰恰是一个处于局外状态的“空心人”——拥有生命却从来没有存在感的人——被所谓的法庭或说宗教裁判所判处死刑。

 

第三,毕飞宇老师集中细读了文中一闪而过的人物“小女人”,这个特别理性、特别僵硬的“机械人”是时代极端理性的集中写照。这个小女人代表的“时代之局”,也就是最终将默尔索淘汰出去的“局”;默尔索没能追上小女人,恰恰预示着他终将被时代的局所抛弃。



第四,毕飞宇老师直言,“有时候小说家的语言就是他的世界观”,小说的语言不仅仅是一个美学问题,也不仅仅是一个叙事风格的问题,而是世界观的问题。《局外人》的叙事语气和情感方式,在小说开头部分就确定了。


 三、阅读之问:不断生长的经典 

在讲座过程中,毕飞宇老师时而与身边同学互动,请同学谈论自己对文本的看法。讲座结束后,毕飞宇老师也集中回答了四位同学的问题:

 

 01 

关于非虚构写作与小说之间的联系和区别,毕飞宇老师首先回顾了自己写作非虚构作品《苏北少年堂吉诃德》一书的经历,他提出:“那些动人的文字就是一个问题”,当时家里的情况虽然艰苦,但出身教师家庭的自己仍比周边农民的生活好很多,“我有没有资格谈我的苦难?我的回答是我没有”



进一步,毕飞宇老师认为,情感不应当在非虚构文本中出现,而应该像默尔索这个局外人一样冷峻,将自己的情感从叙述的主体和对象中抽离出去,“减少抒情不是一个作家的情感问题,克制自己的情感也是一个写作者的道德问题”

 

 02 

关于文学和哲学在写作中的平衡问题,毕飞宇老师认为:对于小说家来说,一切的方法论就是沿着想象出发完成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对于哲学家来说,则是从一个概念到另一个概念,然后在逻辑的引导下往前推。关于平衡,关键是方法论问题。

 

 03 

关于文科生理科生和写作的关系问题,毕飞宇老师认为,写作没有文理科之分,“你把门关起来,你问自己,我爱写作吗?我爱,我就写。我不爱,我就读,甚至可以不读”,只有真正热爱写作、愿意为写作付出爱,才有可能写出好作品。

 

 04 

关于在欣赏小说的过程中,应该侧重于感知小说想要对自己展示的东西,还是应该侧重于作者真正想要表达的或想要描写的东西。


毕飞宇老师认为,尊重自己的感觉最好。他坦言,自己讲小说是痛苦的,作者不会像自己一样想这么多,而是按照他所理解的生活,他必须这么写;而自己这样讲小说,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个人内心的创造。


审美永远不是被动的,审美有巨大的能动性和创造力。好作家、好作品的意义恰恰在于,去年读和今年读是不一样的,随着阅读和学术的眼神,每一部称得上经典的作品,都是在不断生长的。


毕飞宇老师的讲座在他的细读和精妙阐发中结束了,大家深感意犹未尽,但有美读书的历程才刚刚开始,未来还将带给大家更多的阅读盛宴。

  

 X “好作家是不怕死的”


在讲座开始前,毕飞宇老师与李晓愚老师还进行了一个关于阅读的访谈。访谈视频和内容之后也会在“有美读书”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敬请期待!




发布时间:2021-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