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学生原创

《名栏目进课堂》2017年第一期 ▏叶君:当我做《我在故宫修文物》时,我在想什么





 

嘉宾简介

  

叶君

  2002-2009年就读于清华大学

  在上海电视台工作两年,拍摄世博会系列场馆短片

  后辞职到北京参与拍摄《故宫100》

  导演拍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讲座实录

  

一、结构与节奏

  

  

    这张图大家都很熟悉,是英语试卷阅读题的一种题型。比如一共有20个句子,10个对的, 10个无用的,你需要把它们挑选出来并且按顺序排好,组成一篇优美的短文。


    在我看来,这个思维方式是非常有用的。《我在故宫修文物》的拍摄持续了三个半月,素材量非常大。面对海量的素材,你需要挑选出来并且重新排列组合。拍片子也很像一道阅读理解题,有的是人物出彩,有的是故事有趣,有的是细节精彩,有的是情节饱满,有的是环境很突出。你拍摄或者剪辑的时候要对这些东西非常敏感。

    《我在故宫修文物》是一个多项任务叠加的项目,首先它是一个政治任务,恰逢故宫博物院院庆90周年。其次,我想做一个有人物、有故事、有情感、有深刻主题、又有知识普及的片子。

    故宫里的那些工匠很多人一辈子都在从事一项工艺,如果从头到脚、事无巨细地讲起来,那就没得讲了,于是我就采取关键点的方式进行架构。以钟表组为例,钟表与其他工艺品有什么不同呢? 修复钟表是一个特别精细的工作,所以像王津师傅那种修理钟表的人穿得特别整。和其他的工匠不同,他们的工作台也是非常的整洁。还有一点,日常生活中的钟表是为了报时,而在故宫里,报时只是钟表的次要任务,主要任务是用来观赏。这就是两个关键点。

  

    再以书画组为例,他们工作时将纸放入水中,再捞起来,不停地弄湿再晾干,这和我们想象的有很大不同。简单的一张画、一张纸拆开来看其实有很多层。这也是关键所在。

    武侠小说里“打蛇打七寸”就是和这个“关键点”相通的,这是一种思维方式。

  

  

    那怎么讲述这个故事?我后来选择借助于《水浒传》的章回体方法解决场和场、故事和故事之间的关系,以及人物的出场和塑造。每一章讲述不同的工艺组,再进行交错。每个故事有自己的线索,整部片子又有一个大的线索。但是集与集之间的关系如何呈现呢?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电影《红》《白》《蓝》三部曲给了我灵感:这一集的主角以配角的形式在下一集中出现。可以概括为“众口难调调众口”,你要从众多限定性因素中选择最佳方案。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节奏问题。一部片子就像是音乐,要有一定的节奏感。比如设计一所学校,不能全是石头和房子,需要有椅子用来休息,需要花花草草,需要鸟语花香,需要流水来调节。这个片子把许多以前人们认为是废料的东西放进去了,比如逗猫、聊天等等。其实这些有生活质感的东西无论是从美感还是节奏感来说,都会让你很感动。

  

二、团队与生产体系

  

拍摄团队——“西游记组合”,右一为叶君

  

    你当一个公司的领导也好,当一名导演或是教练也好,遇到的问题是非常相似的团队里每个人都有缺点和长处,所以你需要想办法,利用合理的战术和阵型,弥补大家的缺点,把每个人的优点都发挥出来,实现整体团队优势最大化。我运气比较好,虽然缺少临场经验,但我的摄影师经验丰富,帮我弥补了很多漏洞,他是70后,团队的其他人有两位80后,两位90后。

    我个人觉得中国电影圈“江湖气”比较重,契约或现代企业制度的作用比较小,因此中国电影呈现出来的质感和一些世界优秀影片比起来存在一定差距。

    找摄影师的时候比较麻烦,因为大多数好的摄影师都去拍广告或是故事片了,可能比较高的收入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如果一个好的摄影师还在拍纪录片,有可能是因为他喜欢纪录片,或者是他不喜欢其他圈子的环境。在中国能把纪实和美感同时呈现出来的摄影师是非常少的,因为人手少,所以工作也比较辛苦,随机应变性强,对人的要求非常高。

    为什么讲这么多和做片子无关的事情?因为我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我往往是用从生活中其他的地方悟出的规则、道理来拍片子,以一个局外人的思维方式在做片子,这就是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三、主题与更高层面的哲学提炼

  

    这部片子的主题是“一个人怎么面对自己的工作”,那么把它再具体化就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在修殿堂级文物”。“殿堂级文物”是奇观,因为小成本的电影还有纪录片是没有明星的,要引起关注,需要有些奇观性的东西。首先有人看,然后观众才有可能再去发现其中内涵。

    在具体任务下达之前,你也要想清楚片子的主题是什么。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在面对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他们怎么对待这个工作?经过狂轰滥炸的广告营销,现在都在宣传“工匠精神”、“制匠情怀”,但我不太认同这种说法,觉得这些很廉价,很鸡汤。(笑)

  

  

    我曾经看到一个说法,为什么总是说中国的文化产品走不出国门?我认为,如果想要得到这个答案,你需要思考这种文化产品能不能讲给一个冰岛人、阿根廷人、南非人、美国人听?为什么韩剧可以走向全球?为什么《阿甘正传》《教父》这些美国电影能够触动人心,流传广泛?为什么在看这些片子时可以让人忘记了意识形态做一部片子能不能让世界人听懂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我希望做一个片子过了十年、二十年、一百年甚至两百年还能看,而不是一瞬即逝的。

    这部片子之所以会受到大家的喜欢,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大概是因为它探讨了一个现代性的话题:一个人怎么面对自己的工作。这是一个让大家有情感共鸣、深层次的问题。

    之前在“毒舌电影”看到,评价一部电影有三个最简单的标准:1. 技术指标是否合格;2.故事是否流畅,能自圆其说;3.能不能提供独到的观点,用一种全新的方式看世界,有世界观和价值观。

    拍摄这部片子时,你要把这些东西赋予人的趣味,当作活的东西来拍,要和自己本身发生联系,让其具有生命力。我平时不太经常看纪录片,原因之一是没有情感共鸣点,我觉得他们是一群和我无关的人做着和我无关的事情。对我来说,电影电视更像是人造物,是一个语言系统,利用视听语言来讲述故事,通过编码和解码来进行交流。

    片子为什么不好剪?因为你需要同时具有文学底子、了解电影剪辑方法、知道纪实拍摄的优缺点、还要略懂十几种工艺美术。纪实拍摄的优点是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亲切感,但是缺点是很容易做成枯燥乏味的东西。纪录片对我来说就是起到一个工具作用,是为了交流,你需要去用好优点、规避缺点。

  

提问互动 

  

Q1:如果我们想把中国的纪录片推向世界,突出重围,我们要如何让国外看到中国也有好的纪录片呢?

A:我认为是生产体系的问题。从上面的生产到下面的生产到观众朋友,这个生产体系,生产环境很难。人家可能不间断发展了80年到100年,我们就没有这个环境。

Q2:如果是您来拍一个校史的纪录片,您会用什么方式去讲述这个故事?

A:我举个例子,可能不太正经。今天下午我从南京南站过来的时候,有人跟我讲南京有些地名很奇特,这边新校区旁边有个羊山湖。看名字就知道,这里以前可能是养羊的地方。如果我来拍的话可能会从这个视角去开始:这里曾经是养羊的地方(笑)。名字就叫这个,一个名字能看出一个地方数十年的变化。而且鼓楼校区是一个只看得见树木看不见房子的地方,而仙林则是有很多现代化的楼,中间穿插着一些树。你会发现,这里的人挪到一个新地方之后开始慢慢经营他的生活。原发性的,就是百花齐放式的想法,可能会出来很多令人惊喜的东西。

Q3:《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电影、纪录片和书我都有看过,我非常喜欢这个纪录片,可是电影就不一定了。电影不是您拍的,所以想问您对电影怎么评价呢?

A:它可能是个生意,符合市场逻辑,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情感上或许接受不了。

Q4:您在拍片子的时候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对自己控制的部分和自己不能控制的部分是怎么样来平衡的?

A:你踢过足球吗?拍片子的过程和足球演练很像。高层其实制定了一个战略,然后到教练的层面就会为一个球队现有的人力、物力、财力制定一套战略,但是真正到九十分钟比赛的时候,其实几比几你不知道。现场的演绎需要各部分的配合。

Q5:您也是第一次拍纪录片,您觉得纪录片对您来讲的魅力是什么?

A:没有魅力,我不喜欢看。(笑)我真的只是把它当作一个代步工具来用,也许可以解决一些生计的问题。

Q6:那如果没有体制、题材或者资金之类的限制,您最想拍什么?

A:我不想拍片子,我想写小说。(笑)这真的只是一个工作,不是爱好。但是有时候迫于生计还是有妥协,我妥协的话可能会回去做故事片或者动画片

  

  

Q7:在拍摄纪录片的时候,里面修文物的一些工人在面对摄像机的时候可能会不自觉地做出一些表演性的行为,那您要怎么去控制和保证这个工作人员的行为是真实的呢?

A:有办法的。刚拍的时候会这样,但是时间久了他就忘记你的存在了。比如说你谈恋爱的时候女孩子会特别在意在男朋友面前的穿着打扮啊,但是待久了你就会习以为常。(笑)

Q8:您在拍摄有很多素材的时候,比如说远景、近景,就会有很多很优秀的画面,但是一部纪录片它的开头是非常重要的。您会怎么选择用什么样的镜头作为开头呢?

A:我没有当作纪录片来做。我就是用小说的感觉。你看比如说《水浒传》“智取生辰纲”,什么风穿过树林的声音,有一些吆喝声,就开始一队人马挑着什么就过了,然后“哇”又冲出来一个什么。这其实就是很文学的。

  


Q9:您一直在强调,不是在拍一个纪录片,而是把一个小说拍成一个电影类的故事。您觉得我是一定要在记录片中呈现出一个故事呢,还是说呈现出一些内容,一些思想,保持纪录片的记录性就行了?

A:我不懂纪录片的记录性,但是我懂内容。“糖衣炮弹”听说过吗?思想内涵就是炮弹,但这个炮弹你肯定接受不了,你就想办法先把糖衣做好,糖衣就是故事、人物、视觉表现、听觉表现。这是技巧性的东西,为这个主题服务。

它其实就是一个语言表意系统,通过这个语言表意系统你想说什么。我不太考虑这是一个什么片子,看的时候只分好不好看,喜不喜欢。王澍有一句话我觉得特别好:首先我们是一个人,然后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再然后你从事一个工作,也许是好几个工作中的一个。很多时候我们走着走着就忘了这个过程。你看影片的时候不分类型,你做的时候为什么要分那么清楚?要回归到本来的问题上。

Q10:《我在故宫修文物》这个片子最开始是在bilibili网站上播出的,B站这个网站是一个80后和90后的社区,以鬼畜动漫为主。《我在故宫修文物》这个片子比较偏向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当初把这个东西放到B站上去,有没有考虑过风格上的差异?有没有十足的把握说这个东西在B站反响一定会这么好?

A:它最早是在央视播,从11月份挪到了元旦,因为央视的人说1月份收视率比较高。然后投资方又把这个以几万块钱的价格卖给了几个视频网站,比如爱奇艺、凤凰视频。再然后有个网友盗版把它放到了b站上。而且本来就没钱,没钱做宣发,整个过程就是一个盗版产业链的样子。(笑)

  

  


影音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