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活动与讲座

博士之家第5期(总第75期):革命政党与乡村社会——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形态研究[李里峰 教授]

    20161111日,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第四季第5期(总第75期)在费彝民楼A418室举行。此次学术午餐会邀请到了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李里峰教授为老师和同学们介绍他的博士论文《革命政党与乡村社会——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形态研究》。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温乃楠副教授主持本次讲座,并向李里峰教授赠送了“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第二季文集,来自院内外的数十名师生聆听了此次讲座及讨论。


一、“我是干革命的”

    李老师1992年读大学到2002年博士毕业,然后又去做了博士后,期间这十二年一直在历史学的学科,2004年到南京大学政治系任教至今,一直在政治学的学科,刚好又是十二年。在这样一个跨学科的背景下,李老师关注的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中国革命,所以,每当有朋友问老师到底是做什么研究的时候,李老师就会说:“我是干革命的。”



二、论文选题与写作

    李老师的博士生导师是蔡少卿老师,按照蔡老师的吩咐,李老师回忆说:“博士第一年时间,除了上课时间,绝大多数时间我都在找明代和清代秘密社会的史料,去读相关的著作,但是在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以后,我觉得我没办法做这个题目。之前的研究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而我又找不到资料上、理论上、方法上的突破。”正当李老师苦恼之时,遇到了时任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的王奇生老师,经王老师点拨,李老师决定研究中共,原因有二,一是过去的中共历史和中国革命研究过于意识形态化,所以无论从学术的还是历史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都有极大的空间,二是大家都觉得中共历史的研究找不到资料,其实不然,中共历史的资料很多,即使是公开出版发行的资料也有相当多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学界很少去用他们。李老师在翻完了一套23本的《山东革命历史档案资料选编》后,又去山东省档案馆查了一个多月的档案。回南京后,对资料进行整理、消化、分类、搭建框架,写作则用一个学期的时间一气呵成。

    李老师表示,关于博士论文的研究思路,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从实践的层面而不是从制度条文的层面来解释中共组织运行的实态。当时李老师还有一个明智的举动:不仅查阅中国大陆的文献,而且了解西方学者怎么看中共,这就发现,当时西方学界关于中共历史、中国革命的研究已经有非常丰富的文献了,其中也有好几种比较独立的阐释模式。在博士论文写作的方法论方面,李老师说:“其实可以把它不恰当地称之为反方法论的方法论。”他当时没有找什么宏大的理论框架,只是通过所收集到的材料,把抗战时期中共的实际情况,尤其是中层和下层的实际情况揭示出来。最后的理论思考就是,通过对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的组织运作比较来回答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成功。

    关于博士论文中使用史料的问题,李老师说有在历史学中有一门课叫做史料学。使用史料时,一是特别要注意对史料真假的辨别,二是要弄明白为什么要有人做伪史料。

随后,李老师对论文结构做了详细的叙述。一共分为六章。第一章是党员群体的分析;第二章是干部群体的分析;第三章是组织机构及其效能,特别是党内上下级的信息传递和基层组织的运行状态;第四章是党内的政治社会化,主要是关注党组织对党员和干部的培训;第五章是组织纪律及其执行,分析党的纪律的基本原则,以及实施纪律处分的实际情况,比如:当时到底有多少人受到了党纪的处分?什么样的党纪处分?因为什么原因受到的党纪处分?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一方面需要不断扩张组织的力量,另一方面又要约束组织,要保证一个量的扩张又要保证质的存在,在抗战时期尤其如此,通过这些来解释这个组织发展的一个困境;第六章是讲党政关系,建立抗日民主根据地,根据地有民主政权,提出“三三制”的原则,实践起来却又很大的差距。

关于资料的使用,李老师主要是用的中共党内的档案资料。西方学者对使用中共党内资料存在质疑,但是,李老师对当时的党内文件进行了整体的分析后作出判断:中共党内的文件是很有参考价值的,真实度很高,所揭示的问题比别人批评的更加严苛,所揭示问题的程度也令人惊讶。其次,在对国民党资料的收集方面,李老师用的是二手资料,因为当时王奇生老师的书还没有出版,中国国民党的组织形态研究,这可能是迄今为止,不管是西方学界还是中方学界,关于国民党研究最好的一本书,李老师也建议大家有时间可以去看看。李老师的博士论文之后也出版成了书,从评价、英文书评、获奖情况来看,此书是非常不错的,但李老师还是不大满意。最大的不满意就是觉得这本书的内容太单一,内容是比较表层化的,李老师认为,一种好的研究经常是给人一种厚重感,有一种质感,而此书就缺乏这样一种质感。

 

 

三、后续研究

1、对于华北土改的研究。李老师有意识不要把它做成一个纯历史的研究,而要做一个政治学的研究。书稿已成,尚未出版,书名暂定为《群众运动与乡村社会——华北土地改革的政治学分析》。

2、近五年,李老师关注的两大领域:一是革命记忆的塑造和变迁,例如以土改中的诉苦为题阐述党组织对农民苦难记忆的重新塑造;二是与革命相关的概念史研究,写了关于“群众”概念的一篇长文,准备扩展成一本书。

 

四、谈做学术的感慨:

1、实与虚的结合。自己的学术关注点由组织结构、政治动员之“实”转向了思想观念、记忆、概念之“虚”;

2、社会科学与历史学的结合。二者经常相互瞧不起,其实各有其长处也各有其不足,合则两利,离则两伤。

3、制度研究和过程研究的结合。制度的研究和过程的研究应得到同样重视,不可偏废。

 

 

五、讨论与争鸣

1、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16级博士生郑玉馨向李老师提出问题。

问题:为什么老师当时会选择以山东省的文献资料为代表考察区域呢?

回答:很简单,因为找到了山东省这一套资料,而且山东省档案馆的资料开放程度也很高。

2、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16级博士生米斯茹向李老师提出问题。

问题:在档案馆中找的资料都是文字资料,是否有音频、影像资料?

回答:第一,音频、影像资料当时很少;第二,不在论文研究范围内;第三,曾经见到过一些历史照片有摆拍的质疑,即使有也是存疑的。

3、其他学院同学代表向李老师提出问题。

问题:个人记忆、集体记忆、国家记忆,三者相互作用,能否在个案中将三者厘清?

回答:并没有现成的理论将三者结合起来论述,这也正是你的研究可以发力的地方。平时我们将这三者分开论述其实是有一个很大的悖论,因为记忆的主体只能是个人,即使是国家记忆或集体记忆也是通过个人记忆其作用的,所以他们不是割裂的关系。即使是出于研究便利使用了这些概念,也应该在思辨过程中将其复杂化。


活动与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