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活动与讲座

第四季第3期(总73期):新闻自由与经济自由的和谐与悖谬:美国新闻业编营分离制度研究(张健教授)

 

张健简介

张健,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苏州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新闻教育学会理事,中国新闻传播思想史研究会常务理事。主要研究领域:美国新闻传播史论、政治传播等。 

20161021日,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第四季第3期(总第73期)在费彝民楼A418室举行。此次学术午餐会邀请到了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张健教授为老师和同学们介绍他的博士论文《新闻自由与经济自由的和谐与悖谬:美国新闻业编营分离制度研究》。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丁和根教授主持本次讲座,并向张健教授赠送了“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第一、二季文集,来自院内外的数十名师生聆听了此次讲座及讨论。
一、从现象出发寻找问题

谈论文写作之前,张健老师谈到自己早年在电视台参加工作时遇到的一个现象和疑惑,这个现象和疑惑一直困扰着他,以至于自己后面所从事的研究也一直和这个现象有较大关系。张健老师谈到自己初参加工作时,有一次采访结束后被采访对象硬塞了一条“红塔山”香烟,自己当时初入职场觉得很奇怪也感到惴惴不安,采访结束回到单位后就把这条香烟交给了领导,问领导怎么处理,领导说:“没关系,这个很正常”。这更让张健老师觉得奇怪:为什么记者从事新闻采访的职责还要接受采访对象的礼物?随着工作阅历的增长,张健老师后来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有偿新闻”,其涉及的利益交换可远远不止一条香烟那么简单,已经成为了当时媒体记者采访中的一种普遍现象,甚至很多记者编辑都觉得很正常,司空见惯。至此,这更加激发了张健老师对我国新闻采编体制和媒体经营体制的思考。

 

 

 二、论文选题与写作

张健老师从自己的博士论文选题经验出发,认为博士论文的选题要考虑时代性、现实性与学科性。因此,关于自己论文选题的思考,张健老师认为要探索我国新闻媒体编营分离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原因所在,就必须回到新闻业发展较为成熟的地区和国家,观察和思考他们的新闻行业有什么可供借鉴之处?

因此,张健老师很快确定了自己的论文选题并着手开始了写作过程。在论文写作中,张健老师着力提出了几个围绕美国新闻业和我国新闻业编营分离的核心问题和观点,论文的框架也紧紧围绕这几个核心问题和观点而展开。

从美国新闻业编营分离制度开始谈起,张健老师认为,美国的新闻行业在经历了一些列有偿新闻交易的丑闻后,其所标榜的新闻业编营分离制度已经让业内人士开始产生怀疑,但让人感到困惑的是,在一般美国人的视域尤其是美国绝大多数新闻人士的“集体无意识”中,他们却认为编辑和商业部门的分离是一个天经地义、几乎不容置疑的传统、原则、理想,不得越雷池半步的制度。这同目前美国一些新闻媒体认为的“编营分离”的传统在新的社会境域下,已经不适应新闻媒体在市场上的发展需要这样一种认为相背离,因此张健老师提出了美国的编辑部门和经营部门相互分离的传统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个传统?分离的核心动力在哪里?为什么出现了编营分离认识上大的变化?最关键的是,在美国以盈利为根本目标的私人企业的经营环境中,编辑和经营部门相互分离又是如何可能的?因此,张健老师认为在美国媒体的编营分离问题还没有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客体而得到研究人员的深入关注,这就是他研究的价值所在。

对照中国的情况,张健老师认为我们的新闻媒体体制虽然与美国有着很大的不同,但同样面临着编营分离所带来的困扰。张健老师认为,我国的新闻职业道德建设问题、“有偿新闻”的问题、编营关系问题既有观念上、认识上的原因,又有深刻的社会背景。在我们谈论媒介市场经营时,市场的负面作用是否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市场化能否解决我们新闻改革中出现的大部分问题? 就目前所接触的资料来看,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人们对编营分离问题的认识似乎同样有待深化。因此,围绕美国的新闻自由与经济自由问题以及对中国实践的价值和意义,张健老师为大家呈现了美国新闻发展史中关于新闻自由与经济自由发展的源流与争论。

最后是文章的余论。张健老师希望以美国新闻业为视角,分析中国新闻业编营分离问题提出的背景、模型选择、目标预期。但张健老师也认为,谈论美国新闻业编营分离制度对中国新闻业发展的所谓“启示”是很困难的,毕竟特殊的国情和社会历史背景往往使得‘启示’之类的研究有削足适履之嫌。自我国上世纪进行的几次新闻改革以来,编营分离制度一直为我国传媒主管部门和部分媒体大力倡导,希望以此获得市场化经营的经济效率,保持传媒的事业属性和意识形态属性。但真正实施编营分离制度,还面临着相关的制度环境建设包括制度文化心理、制度合法性重构等问题。文章结尾,张健老师从编营分离制度在中国出现的背景、制度变迁的阶段性混合模型选择、编营分离在传媒转型中的功能、编营分离制度必须直面的问题等几个角度审视了我国的编营分离制度,给广大学子予很大启发。

接着,张健老师从回顾自己论文写作的角度,也提出了论文写作中的一些遗憾望大家注意。一是论文的写作囿于当时的条件无法进行实地考察与访问。二是缺乏足够充分的数据支撑。三是论文的表述还需精炼。

最后,张健老师与大家分享了一些读博期间学习的建议:一是在校学习期间要有问题意识,张健老师认为质疑和追问即是学术研究者的工作中心,又是知识分子的责任与情怀。二是学术视域要“宽”“窄”相结合。三是读书要“广种薄收”,又要“精耕细作”。四是论文的选题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五是博士论文的写作会让大家终身受益,并直接影响到学术生涯中的后续研究。

 

三、 讨论与争鸣  

 
 

 2016级新闻传播专业徐鹤同学向张健老师提出问题。

问题:如果说编营分离是美国新闻发展历史中的一个必然选择和结果,那么采编分离又是什么样的一个概念?

回答:在报社里一般分为记者部,编辑部等负责新闻生产的部门,记者主要是根据新闻的订单,完成新闻产品的生产,而编辑部则主要根据报纸版面的要求和报纸办报方向的要求,进行新闻的宏观策划,当记者完成新闻产品的初次生产后,编辑部将会根据版面、方针等对新闻进行二次加工,电视台也会遵照如此的流程。其实严格意义上采编的分离和编营分离并不是一个层次的概念,它只是工作流程的一种分工,而编营分离是美国标榜的新闻客观性、新闻专业主义和市场利益追逐之间要达成什么样的一种关系以及如何达成的一种路径选择,它是为了解决新闻生产以及舆论自由之间的关系。 

新闻传播学院胡涵涵老师向张健老师提出问题。

问题:请问老师在博士论文答辩时候应该怎么去面对答辩专家?

回答:答辩要讲一些技巧,回想自己当时答辩时并没有老师为难自己,大家当时都认为我研究的课题是一个值得去关注的问题。

新闻传播丁和根老师向张健老师提出问题。

问题:美国的新闻业是世界范围内公认的比较成熟的一个体系,美国的新闻业实行编营分离是为了保证新闻媒体的独立性和客观性,但是在如今全球资本不断渗透的过程中,新闻媒体也难免陷入了资本的控制中,媒体的客观性不一定能得到保证,您的研究中是否认为美国的编营分离给这个问题提出了一个最终解决的方案?对中国的编营分离有哪些借鉴?

回答:美国媒体遵循的是较为普遍的私营价值观,要谈资本对新闻的控制我认为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能解决的办法,虽然美国也设立了新闻自由委员会和新闻评议会等机构,但这些机构对新闻业的客观性有多大影响恐怕还得打个问号。我认为美国的新闻业首先得把党派问题给解决了,但是资本的力量往往比政治更加强大,甚至能够驾驭政治。如今以精英的眼光看待美国的总统选举,极端的结论会认为他们就是金钱控制下的选举,美国的民主只是过程的民主,大多数老百姓是无法参与民主的投票的,或者说投票也是无意义的,也被称之为美国的参与式民主,协商式民主。我认为美国的编营分离可以作为一个理想类型来看待,但是理想和现实是有差别的,也无法取代现实。

问题:新闻媒体能否借鉴公营组织的概念来运营?

回答:过去一段时间中国曾经尝试过媒体完全是国家管理的这种模式,但是行不通,后来提出经营媒体的概念。如今像苏州日报弄的广电房产界、汽车界、酒类香烟等产品也加入进来,这个现象很可怕。我认为资本的力量有时比政治更可怕,现在有人提出新闻媒体理想的状态是以公营的形式来组织运行,但是大家会买账吗?市场环境将会对公营模式形成冲击,同时公营本身也会产生无效的东西,如效率底下等等。我认为理想的境界不一定会实现,但是它是一把尺子,用它来衡量挑选最合适的模式和体制,存在哪些优点不足,挑选相对比较合适的模式。 

新闻传播学院2016级博士生杨世宏提出问题。

问题:我们国家实行的公司化媒体,是否解决了编营制度分离的问题?

回答:我们国家有诸如侠客岛这样的公众号,基本上是推出文章后第二天就删掉了,但是它能粘主部分用户群,这是为什么呢?如果它要长期运转肯定要解决这个编营问题。如果大家看到媒体为房地产商鼓吹写篇软文,那么我看到了这种文章后,肯定就把它的客户端删掉了,这是公众在用指尖进行的投票。如果换作以前,就是观众不买你的报纸、不看你的电视节目。随着更多的新媒体不断地实行市场化、公司化、股份化运作他们肯定也要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媒体的言论、提供的信息和品格会遭到质疑。像纽约时报,它的言论保持独立性,社会公信力没有降低,反而能够利用公信力来获得广告的回报,如果经营坚持贯彻这样一种很好的制度之后,信息作为一种高尚的商品,读者愿意去购买,新媒体如果要保持言论的独立性,纽约时报的道理我认为是可以运用到新媒体的。

 

本期博士之家的末尾,主持人丁和根老师总结道,张健老师的研究虽然已有10多年的时间跨度,但今天看来依然具有借鉴意义,新闻媒体如何应对市场和资本的控制,如何达到平衡,值得我们每个学子再思考和探索。

 

活动与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