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刘洪:从新华社驻外记者,到10W+操盘手

刘芳菲 任杰 梁晨


“形态是在不断更迭、变化的,媒体人应当适应这种变化,去影响甚至引领这种变化。原创才是真格调,传播须是真用心,避免假大空”


死亡

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后,刘洪飞往喀布尔;第二年,他又到耶路撒冷常驻,正赶上巴以冲突最激烈的时候。战争带来的是苦难,更有凶险。他说,很多次,人们在爆炸声中惊恐离开,只有军警、救护人员,还有他们这些记者,逆行前往现场。


 

现场往往惨烈,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血腥,目光所及处血肉横飞。刚开始他也几欲作呕,次数多了也麻木了。一次采访结束后,疲惫不堪的刘洪拦乘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司机惊愕地掩住口鼻,说他身上有一股血腥味。“在现场一待就是几个钟头,不断采访,询问救援情况、目击者说法、伤亡数字。时间太长,自己已经全然感受不到了。”刘洪说。

尽管如此,和死亡数次擦肩而过的经历,至今仍让刘洪心有余悸。


刘洪,毕业于南京大学国际商务系,2001年赴喀布尔采访阿富汗战争,2002-2004年担任新华社驻耶路撒冷记者,曾任新华社微信公众号负责人,催生“刚刚体”,现任新华社环球副总编辑,微信公众号“牛弹琴”创始人。2017年10月20日做客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名记者进课堂”栏目。迪丽尼尕尔 摄


2001年,刘洪和同伴前往阿富汗采访,最开始没弄到机票,计划与阿富汗一个长老车队同行,“感觉这样安全些”。后来,他们幸运地弄到了联合国小飞机的票。当他们抵达喀布尔几天后,刘洪才听说,长老车队去喀布尔途中遭到美军的轰炸,死了很多人。

当时,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已经废弃。刘洪随外交官前往探访,被战争洗劫过的大使馆千疮百孔,里面光线极暗、布满灰尘。刘洪一行人返回到楼道门口才发现,就在入口离他们脚印不远的地方,一枚地雷静静地躺在地上。“也许冥冥中有上天庇佑,没踩中,但是万一呢?”


适应

死亡的阴影并没有吓退刘洪,他慢慢适应了冲突地区的动荡和残酷,正如他后来顽强适应了崭新而陌生的新媒体领域。

在刘洪的自媒体账号“牛弹琴”有这么一段介绍语:以专业、独到的眼光,冷静、平和的心态,和您共同观察这大千世界。刘洪坦言,这与其驻外经历确有关联,“阅历增长以后,看事情会相对平和,能接纳不同的观点。”

在自媒体野蛮生长的互联网时代,刘洪及其数百万粉丝量级的账号成功突围,位列“新榜微信500强”,“2016年度最受中国企业关注新媒体账号”,完成了从传统媒体金字塔塔尖到新媒体“二八”定律中“二”的转变。在刘洪看来,这并不能称其为一种成就,他更愿意把这种转变看成是一个媒体人的自我探索。

“顺应”、“适应”、“转变”和“引领”是刘洪多次重复的字眼。从南大毕业刚到北京的时候,刘洪在地铁上随处可见看报的人,而若干年后,当他结束驻外工作回国却发现,阅读报纸的人已寥寥无几。“大家都通过智能手机获取新闻,原来的受众已然流失了。你得跟上这种潮流,顺应它,甚至想办法去引领它。”

刚开始做“牛弹琴”时,刘洪尝试着将自己的专栏照搬到微信上,发现传播效果并不如意,“这些专栏在业内还算可以,但在新媒体上表现让人失望。”怎么办?那就是改变,他开始在叙事方式、文章长度、句式结构以及排版配图上下功夫,不断地试验、琢磨。

“文本在杂志、报纸上是一种表达方式,在新媒体上是不是要更加灵动、轻松,更加幽默一些?结构上原来的文章动辄三五千字,新媒体上是不是可以短一些?原来段落很长,有时还要用长句凸显气势的宏大、磅礴,新媒体上是不是要尽量用短句?重要的话说三遍、适当地重复是不是效果更好?”刘洪认为,新媒体是一个整体、综合的产品,包括图片、排版的应用,都各有其美学。

终于,两个月后,他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篇10W+,紧接着又有了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刘洪似乎抓住了些什么,用他的话说,新媒体其实也有一些规律的。

2017年6月21日,是刘洪编辑生涯里一个不平凡的日子,长期的探索和试验“意外”地迎来了一个“爆点”。新华社官方微信推送的一篇仅有38个字的新闻——《刚刚,沙特王储被废了》——刷爆了朋友圈。10分钟内阅读量突破10W+,36小时内800万点击量,近7万条的后台留言,增粉超过50万,甚至还催生了“刚刚体”,引发众多自媒体跟风模仿,许多媒体同行慕名“取经”,网民甚至直呼“连公众号都玩不过国家了”。

“传统媒体的叙事方式,有些已经不适应时代趋势了,必须抓紧时间迅速转型,并且引领这种趋势,这样才能生存下去、生存得更好,进而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刘洪说。


自嘲和自信

“最好的自媒体人基本都是传统媒体出身,当然也有一些非专业的做得很好,但积淀和经验是不可替代的。”对于新媒体对传媒业造成的冲击,刘洪并不太在意。他认为传统媒体人做自媒体有其自身优势,只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种优势,如同在函谷关前逡巡不进,其实勇敢地过去,迅速地适应这种变化,可以做得很好。

刘洪身上有一种知识分子式的自嘲和自信。比如他给自己的自媒体账号取名“牛弹琴”,他把这称作“所谓的知识分子爱玩的文字游戏”,把“对牛弹琴”的“对”字去掉,就像自己在乱谈,更具趣味性,也有更多自主发挥的余地。

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个风趣之人,“大家都希望幽默一些,这样子更有助于传播,我们也尽量轻松、活泼一点。但我的个性从小就已经养成了,幽默不起来。”

各路公众号惨烈厮杀的过程中,还在门外的人忍不住怀疑:大家已经关注了那么多公众号,他们做的都很优秀,团队也很厉害,现在做公众号还有红利么?对此,刘洪更喜欢讲的是内容为王——内容不仅指文字,图片、视频、排版等都是内容的一部分。在他看来,无论形态如何变化,只要内容足够扎实,总会被接受、被认可。就算微信公众号消亡了,形态变化了,真正出色的自媒体人也应有能力迅速适应,继续占领下一种形态。

在他看来,微信公众号作为一种新生的新媒体形态,也有其生命周期,而真正好的内容,永远没有周期。

“形态是在不断更迭、变化的,媒体人应当适应这种变化,去影响甚至引领这种变化。”刘洪说,“原创才是真格调,传播须是真用心,避免假大空。”



发布时间: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