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传播学院院友程远州获评崇德守信好青年

在五四青年节来临之际,共青团中央公布了2020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名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和田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阿卜杜艾尼·列提普等149名优秀青年和北京协和医院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等4个青年群体获此荣誉。当选人员来自全国31个省(区、市)和解放军、铁道、民航、中央和国家机关、金融、中央企业6个系统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涵盖医务工作者、科技工作者、创业者、教师、产业工人、部队官兵、公安干警、志愿者、大中学生等职业和领域,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其中包括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涌现出的优秀青年典型58名、群体3个。


其中,我院2013级硕士研究生程远州获评崇德守信好青年。






 

评语:程远州,男,汉族,1988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人民日报社湖北分社记者。他曾参加多次重大采访活动,跟进报道精准扶贫、长江经济带发展等重大题材,严守职业道德,努力讲好新时代中国故事。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他坚守武汉抗疫一线两个多月,争分夺秒采访写作,如实反映疫情防控中遇到的难题和出现的问题,对湖北防疫措施改善起到了积极作用。





(以下文字转载自人民日报社“金台新声”的文章《他,坚守一线以笔抗疫》

人民日报社湖北分社记者程远州,坚守在武汉抗疫一线,至今已有40多天。作为第一批参与报道疫情的记者,程远州率先报道了疫情的发生,第一个报道了“武汉出现27例病例”,发布“武汉发生不明原因肺炎的疫情”权威信息。


连日来,程远州克服重重困难,持续跟进疫情报道。跑医院,采访国家专家组专家及一线医护人员;进社区,报道群防群控的落实落细;重调研,详细了解防疫物资的保障情况。他先后采写了上百篇新闻稿件在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刊发,多篇稿件的阅读量过亿人次。同时,程远州还坚持问题导向,深入调研、上报内参,为防疫决策提供了重要参考。


程远州(右)在武汉市居民社区采访。


2019年12月30日,不明原因导致的肺炎事件成为舆论热点,几乎一夜之间,网络舆情热点形成。程远州在第一时间展开调查,获得第一手信息,在人民日报客户端、微博以及人民网上发布消息《武汉不明原因肺炎不能断定是SARS 7例病情危重》,一方面公布了武汉已经发生27例病例且有7例病情危重的信息,另一方面也写明不能断定是SARS,其他重症肺炎的可能性更大。这一新闻在第一时间澄清了舆论,众多媒体纷纷转载。


此后,在湖北分社社长贺广华的部署下,程远州密切关注疫情发展,随时准备采写动态新闻报道。他多次冒着风险,冲锋在报道一线。


在持续跟进中,程远州陆续掌握有医生被感染、病毒可以人传人、专家建议“武汉封城”等信息,立即开展调研,采访专家,上报内参,呼吁做好应急预案,谨防春节期间疫情大爆发,呼吁加强医用防护物资保障等。


春节临近时,武汉疫情舆情仍是“内紧外松”,一片欢乐祥和的春节气氛。但是程远州第一个敏感到意识到疫情的不简单,主动请缨,退掉回老家的火车票留在武汉过年,和贺广华社长一起,与分社坚守岗位的人员组成了疫情报道团队。


防疫战也是一场舆情战。在众说纷纭之中,社会恐慌情绪积聚、爆发。对防疫工作殊为不利。程远州在报道中坚持真实性原则,坚持新闻报道服务于防疫大局的原则,以笔抗疫,驳斥谣言,澄清舆论,让人民日报的报道成为疫情期间民众值得信赖的信息来源。


针对网络上盛传的离汉通道关闭后武汉市民生活陷入困境的传言,程远州走上街头,走进超市、加油站、地铁等公共场所,写出《直击:离汉通道关闭第一天》,澄清不实传言;针对公众对疫情的恐慌,程远州采访多家医院医护人员,报道治愈出院患者和医护人员的一线认知,传递疾病可防可治的信息,为抗疫打气。


确实,防疫战更是一场信心战。在贺广华社长的精心策划下,程远州和前方同事一起采写了三篇疫情一线纪实,《我是党员,我先上!》《致敬!逆行的白衣战士》《第一道防线,守住!》,为抗疫情工作鼓劲。程远州紧紧围绕奋战在抗疫一线的两个群体——医护人员和社区工作者,采写了大量报道,鼓舞士气,振奋人心。在报道中,程远州尤其关注基层党组织的作用,先后采写火神山医院的党员突击队、定点医院的党员先锋事迹等,突出防疫工作中党旗的引领作用。


1月26日,程远州专访中南医院桂希恩教授,在一片恐慌的社会情绪中,给民众抗疫注入信心,文章在人民日报客户端和微博刊发后,引起强烈关注,占据微博热点榜第一名长达三个多小时,总阅读量2.4亿人次。


程远州(右)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采访。


对于武汉疫情防控中遭遇的难题和出现的问题,程远州进行扎实地调研,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一名党员的觉悟,第一时间采写上报内参,呼吁加强医护人员的保护、呼吁重视湖北偏远市县的防疫工作、呼吁对疑似病患和密切接触者进行集中隔离、呼吁强化社区在防疫前端的工作······其中多篇内参被中央领导批示,为防疫决策提供了重要参考,推动了湖北防疫措施的改善。


在做好新闻报道的同时,程远州还联合报社同事发起了向武汉定点医院捐款捐物资的活动,将危急重症患者信息上报卫生部门,并主动帮助一些危急重症患者与定点医院对接。






在“南大新传”公号3月25日的推送《专访 | 记录疫情的青年媒体人:以新闻构筑时代记忆》中,程远州学长也分享了他的一线记忆。


联系到程远州时,他正忙着“搬家”,身处抗疫一线武汉,相比起封闭的小区,酒店更适合作为记者驻地,既能满足自由出入的需要,又便于自我隔离。作为人民日报社湖北分社的记者,武汉就是他的主战场。


“我们对于疫情的认识是一个变化的过程。”程远州说。早在12月末,他就注意到了武汉不明肺炎的发生,当时网上流言四起,在向专业的医生专家求证后,程远州在人民网上发布消息《武汉不明原因肺炎不能断定是SARS  7例病情危重》,这是武汉发生不明原因肺炎后,第一篇较为详细的权威疫情报道。

人民网 《武汉不明肺炎不能断定是SARS,7例病情危重》 报道截图


程远州认为,新闻媒体对稿件内容把握需要谨慎客观,真实权威的信息是新闻报道立住脚的关键要素,一旦报道信息失实,将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在疫情发展之初,对这种新病毒,专家们的认识是有一个过程的,再加上武汉当地的诸多掣肘因素,记者确实很难发出“先知”般的新闻报道。


1月17日,程远州得知有医护人员感染了新病毒。此时,专家对于病毒有了更深的了解,提出了“有限人传人”这一说法。他判断病毒存在引起重大疫情的可能,随后两天他采访相关专家,写出武汉可能爆发疫情的调研报告,提出“武汉不明原因肺炎有人传人的现象,由于即将到来的春运,可能在春节形成全国范围的疫情。“但是这个时候,疫情已经蔓延,新闻报道还是慢了一拍,没能起到预警的作用。”程远州说。


在钟南山院士明确新型冠状病毒可人传人之后,人们开始高度警惕,防疫战迅速打响。1月23日上午,离汉通道关闭,程远州退了春节返乡的火车票,也投入到这次“战争”中。


如今,程远州在武汉报道抗疫工作已近两个月,从医院到社区,从集中隔离点到物资分发地,他采访了抗疫战中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每天都处于非常忙碌的状态。“选题非常多,报道也是写不完的。”他说,记者们会根据疫情发展中出现的问题,以及抗疫工作的进展进行选题策划,及时采写有针对性的新闻报道。


“抗疫战实际上也是一场舆情战、信心战,我们要思考新闻报道应该在其中发挥什么的作用。”程远州说,面对肆虐的疫情,记者不能做冷眼旁观者,不能只是记录者,而应该成为抗疫的一股力量,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担当起新闻媒体的社会责任来。


当然,也有一些让他感到沮丧的时刻。2月3日,当时武汉病床严重不足,有大量病人无法收治,很多人找到媒体,寻求帮助。面对着大量无助的病人,程远州也感到无能为力,因为病床不足的客观现实,并不因媒体发声就能马上解决。“我们推出了求助平台,用人民日报的渠道优势,第一时间将重症病人的求助信息上报,寻求解决。”程远州说,在那段时日,大量病人通过人民日报的求助平台得到了救治,但很多人在等待救治的过程中去世了。


2月10日后,因为集中隔离点和方舱医院陆续投入使用,武汉实施确诊病人和重症疑似病人集中收治,这种情况得到缓解。


在被问到疫情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时,程远州犹豫了几秒,“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是我每次都回答的不一样,因为疫情发展很快,我们接触的信息量是爆炸性的,印象深刻的事情太多,我实在无法说出哪个更震撼我。”


有人说,灾难报道是记者的成长课,此次疫情对于很多记者来说都是一次难忘的经历。“这种经历一辈子可能只会遇到一次,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了,再也别发生了。”他说。



程远州回忆起鼓楼校区一块写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碑石,“如何担好这个道义,是每个记者必须想明白的事情。”在他看来,目前一些过分追求高点击量的做法是非常不合适的,是“忘掉了做新闻的初心”,他认为,新闻记者要有强烈的同情心和同理心,新闻从来不是有人想看就有价值的,新闻的最大价值应是促进社会良善,全乎个体尊严。




发布时间:2020-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