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活动与讲座

第二季第24期(总第49期):郭镇之教授谈中国电视史

 

201565日,新闻传播学院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第二季第24期(总第49期)在鼓楼校区费彝民楼A418室举行。此次博士之家邀请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郭镇之教授,郭老师结合其博士论文《中国电视史稿》与同学们分享了写作过程与学术经历。郭镇之是中国新闻史学会外国新闻传播史研究委员会会长,代表作有《中国电视史》《北美传播研究》《传播理论:起源、方法与应用》(主译)《聚焦焦点访谈》(主编)等。本次学术午餐会由我院陈玉申教授主持,王蕾副教授、李艳明老师和三十多位来自校内外的硕博研究生参加了这次学术讲座和讨论。

 

虚心摸索实地调研 开辟广电史处女地

 

郭镇之老师表示她所接触到的南大学者都特别能沉的下心来做学问,因此自己十分敬重南大的学术氛围和学术传统,希望自己的求学经历能给在座的年轻学者一些启发。郭老师坦言当年选择新闻学更多是机缘巧合,作为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先天劣势在于专业接触晚和学术训练不足,但幸运的是在广播史、新闻史的学习期间有机会进行众多实践调查,经历延安踏访、上海调查等,在顺藤摸瓜中体会发现的乐趣,同时实际工作中的采访锻炼也对自己帮助很大。

郭老师在北京广播学院本科二年级时,刚好赶上1979年从在校大学生中选拔优秀学生来考研的政策,因此本科和研究生加起来读了四年半,在赵玉明老师门下时开始对广播史的研究。广播史的研究领域当时没什么人做,按导师赵玉明的话说,一片空白,随便种哪儿,都能开花结果。当时赵玉明老师为她提供了两个选题——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和上海民营广播电台的历史,而郭老师更倾向于到上海去开辟一个新的领域。在上海进行调查研究的过程中郭老师收集了大量资料,后来与上海档案局合作编书《旧中国上海的广播事业》。后来根据调查研究完成的论文A Chronicle of Private  Radio in Shanghai,在1986年曾刊登于美国的学刊Broadcasting & Electronic Media1986 fall)。不久前有关编辑在征求过她版权授予权后,将此篇论文收入文集Routledge Reader on Electronic Media History 出版。据了解,这是新中国内地学者第一次在国际主流新闻传播学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

郭镇之老师后来师从报刊史大家方汉奇老师,方老师一开始建议她博士论文做中国妇女新闻史,认为她作为中国第一个新闻学女博士从事这个选题将会非常有意义,但自己还是选了感觉有把握做好的电视史。由于认识到自己的学术训练不够系统,郭老师在博士期间读了大量历史方面的书籍以补充不足。在博士论文的写作过程中,郭老师首先的问题在于对当代史研究的困惑:中国古代有后世修前代之史的传统,施蛰存当时也提出当代事,不成史的观点,后来有学者在《文汇报》发文倡导当代事,就是史。尽管对当代修史存在争议,但郭老师表示自己好在赶上了好时候,那个时代有个说法叫盛世修史,据说是胡乔木提出的。当时上上下下都很重视,组织了班子,广播电视部就专门成立了各级写作班子,为她提供了大量珍贵的资料性文稿。当时广播电视部策划《当代中国》丛书的广播电视卷,《当代中国》出了好多本,如《当代中国广播电视》、《当代中国的邮电事业》、《当代中国的新闻出版》等。因此郭老师的博士论文很少引用文献,资料来源多是档案和未出版资料。

学思结合史论互证 做学问不能短平

 

提到博士论文,郭镇之老师介绍她所运用的研究方法和理论主要包括历史研究、史料学、史论学,郭老师特别强调了历史思维、理论洞察力和研究方法的重要性。她认为,学习历史,是训练对 “语境” (联系的意义)和过程” (事物之间的各种联系、延续性与阶段性,前因后果)的敏感;而学习理论,是训练抽象概括的能力,发现不同的分析视角和思路。史论和史料整理,各有各的难处。搞史论,思想和洞察力重要;而搞史料,记忆力重要。此外,在当代中国,历史研究比理论研究更容易有建树。因为理论需要创新——当然不是指那种生造概念和模式的做法。现在国内很多理论研究实际上是把国外的东西拿进来。而历史认知却有很多空白点。

对于阅读与思考,郭老师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她指出网络上的浏览,从广义上说也算是阅读的一种。但是,它跟阅读印刷品的书籍还是不一样的。当拿着一本书看的时候,你会把它当作一种道理,一种经验,一种智慧,需要更多唤起你去消化,就是互证,即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去补充那个书,同时用那个书上的叙述和描写来比照你的人生经验,加深你对人生的理解。各种畅销书、排行榜层出不穷。但是,如果只盯住这些书,就好比是光吃冰棍,或者光喝甜水,虽然很舒服,但难免营养不够。

二十年磨一剑的学术精神在当今中国越来越成为稀缺资源。郭镇之老师无奈地表示,现在的这一套管理办法,培养出一大批填表专家。走进书店会发现大都是急就章,好书名很多,而好书很少。郭教授随后引用北京大学中文系陈平原教授的观点:好的人文学著作,大体上有三个特点:第一,个人撰写;第二,长期经营;第三,没有或很少资助。……强大的经费支持,对于人文学者来说不是最关键的,有时甚至还坏事。因为,拿人家的钱,就得急赶着出成果,不允许你慢工出细活。

提问与讨论:话题多元讨论激烈

 

郭镇之老师的研究方向涵盖广电新闻史、传播理论、国际传播等多个领域,提问环节在座的老师同学也将讨论话题推向多元视角。来自江苏广播电视总台总编室的李刚首先就研究视角请教郭老师:现在研究中国电视史,已不是当年的处女地,发展已足够成熟,如果再以其为命题如何切入?郭老师坦言电视史属于框架研究,现在确实已经做的比较多,自己当年是做到1988年,虽然也看到后来有人试图做88年后的研究,但遗憾的是没有看到特别出色的,她觉得原因可能在于现在电视发展得太过庞大,不像之前那么容易把握,但主要问题在于现在的学生缺少实地调查,更多的是从资料找资料,她认为还是要深入到问题和实际中去,而不是单纯将资料堆砌在一起,对研究对象没有吃透,心里就会没有底气。另外因为现在框架已经出来就奠定不容易出新,因此倒不如深入个案研究更有价值。她还表达了自己对历史研究的看法:每个人对历史的判断不一样,这取决于不同的认知水平,历史其实是很个人化的。

来自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宣传部的陶赋雯老师随后提出了关于研究方法的问题:如果试图研究东北亚、东南亚这样较小众的国家影视研究,有什么理想的观看和研究路径?东北亚像日韩的作品相对容易,东南亚如新加坡等国的影视发展目前整体落后于中国,受众群也较小,通过一些翻译论坛应该可以观看到。郭老师自己曾有学生通过网络抓取外国人对中国影视的反馈,这不失为一个研究路径,或者也可以做文本分析

我院博士生张蓓对目前的新闻教育体系表示困惑,想请郭老师分享自己对于新闻教学的心得。郭老师认为,教学方法当然要改革,老师的能力在于从学生的讨论中发现学生的弱点。现在对报刊业务的讲授可能已经不那么重要,但报刊的思想、马列新闻观依然很重要。广播电视要从公共性和商业性上进行把握,而新媒体发展变化大,应鼓励学生做动态研究。老师要少讲,让学生多读书、自己做研究,同时也要注意把握讨论尺度。

我院研究生张婧妍提问郭老师对电视将死的论调的看法,以及如何看待视频和电视未来的存亡?郭老师认为这个问题应做调查而不是泛泛而谈,首先视频和电视不是一个概念,而从她的角度出发认为视频不会消失,电视这种观看方式也不会消失。因为人的懒惰天性有时自己懒得选择,但她也不能预料在新媒体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未来的观看方式会怎样发展。她感叹中国的发展速度太快,隔几年就已经面目全非。站在社会的立场上考虑,学者不必特地为电视说好话,也不要忧虑电视要消亡,因为大家总有某种需求,也总有满足需求的方式。所以从社会的角度来讲,不必悲悼每一种可能衰落的媒介。不过作为一个行业的电视界,确实要考虑自身的生存问题。

最后,陈玉申教授感谢郭镇之老师为我们带来了一个非常愉快的中午。在热烈的掌声中,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第二季第24期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落下帷幕。

/王晶  /徐诚

活动与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