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活动与讲座

第二季第22期(总第47期):唐正东教授谈博士论文写作与人文学科研究

 

201558日,新闻传播学院“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第二季第22期(总第47期)在鼓楼校区费彝民楼A418室举行。此次博士之家邀请到南京大学哲学系的唐正东教授,唐教授跟同学们介绍分享了其博士论文《斯密到马克思——经济哲学方法的历史性诠释》的写作历程。本次学术午餐会由我院蒋旭峰教授主持,杜骏飞教授、郑欣教授、丁和根教授、周凯副教授、王蕾副教授、朱丽丽副教授、李明副教授、胡菡菡副教授、助理研究员朱江丽博士、李艳明老师和三十多位来自校内外的硕博研究生参加了这次学术讲座和讨论。

戒除浮躁的学术心态 夯实基础性研究

在学术报告开始之前,蒋旭峰教授先对唐正东教授进行了简要介绍,称唐教授身上有很多头衔——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等,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身份还是自己的本科同学。唐教授称自己本科与蒋教授是南大83级哲学系的同学,硕士与我院的丁和根教授也是同学,多年前还在新闻学院开设过西方哲学思潮的课,因此对新闻传播学院也充满了亲近感。

唐教授首先分享了自己博士论文“二易其稿”的过程,19941997年间他师从南大马哲博士点的创始人孙伯鍨教授,自己提交的第一稿的题目是马克思的社会经济形态理论,希望突出社会经济形态的物化特征,并且由此凸显其应有的人文批判精神,但导师看了初稿后坦言该选题预设立场过于明显,质疑其学术环节未研究透就草率提出观点。后来自己听取了导师意见,专注于更为基础层面的研究,对亚当斯密、大卫休谟、李嘉图等所有与马克思有关的学者和流派进行梳理,然后再进入到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这样整体框架就呈现得比较完整。博士论文作为个人学术研究的起点十分重要,唐教授坦言自己现在做的研究依然延续了博士论文的方向。

回顾自己的论文写作历程,唐教授认为在选题阶段还是要多听听别人的意见,导师如果能直言不讳地指出问题更是好事情,这样可以缩短自己领会的时间。学术研究最根本的动力还是来源于自己,导师更多时候只是指出一个大的方向。尽管当年论文如今已出版为学界经典著作,但唐教授反思自己对思想史、哲学家的研究还应该更加深入细微。有时候大家可能会内心排斥导师提出的开拓新方向的要求,然而一个领域与另一个领域之间的相关性,往往需要自己亲自经历过开拓的过程才能发现其意义。比如哲学内有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和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两大部分,只有打通界限熟悉所有基础性概念,才能对权力、意识形态、文化等宏观问题理解更透彻。

拓展学科视域 提倡批判性分析

提到人文学科的学术研究,唐教授的观点是要做鹰而不做鸵鸟,要清晰的明白做学术背后的思想支撑。以哲学为例,尽管在国家层面已得到充分重视,但在民众层面还有待推广,而如何让马克思主义理论真正成为一种文化符号就应该是学者要思考的问题。德国古典哲学对整个德国社会发展来说起了很大作用,在不到一百年内德国人就对“国家”的概念深入人心,因此人文学科有必要从文化软实力的高度进行反思与建设,做人文学术也要讲究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

唐教授特别强调了要有宽阔的学科视域,虽然从表面上看在最窄的视域中最容易出成果。比如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长期以来一直存在哲学、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者分离的情况,以至于历史实证主义显得僵硬机械,这就是因为视域没有打开,后来法兰克福学派批判马克思主义缺乏人文性只有实证性也是因为之前就已经误读了。哲学应该是驱动人前进的一种思想,而不仅仅是知识。但由于之前运用的许多概念本身就没有好好研究,所以就显得十分枯燥。如物质生产在传统的哲学研究中被认为是一种当然的事实,但实际上事实层面上的物质生产跟理论层面的物质生产不一样,意义是被生产出来的,到了手工业资本主义阶段,物质生产才被理解为是人的能动创造性在生产中的表现。其实国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也曾一度滞留在二元之间,即要么像阿尔都塞一样走向科学主义,要么走向人本主义。但其实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性与人文性的统一,实质上是一种历史理性主义。因此基础性工作一定要全面铺陈开,进入经济学等其他视域时会发现更多有意思的思想,这样学术研究才不会走进死胡同,才能真正融入思想的深处。

除了拓宽视域,唐教授又提到了批判性分析的重要性。他认为碰到任何一个概念,都不能不求甚解,要做多个学说中挖掘其背后意义。比如“生产”与“再生产”,一字之差却相差甚远,前者是指社会中的生产,主要是经济学方面,而后者着眼于社会的再生产层面。马克思主义是要思考从社会向人文发展,因此不触及到社会,思想就无处安放。提及与传播学关系比较密切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时,唐教授也发表了自己的独到见解。从福柯以来的西方马克思主义一直在批判经典马克思主义,诟病其只讨论宏观权力,如阶级斗争,却鲜少涉及微观权力,即日常生活中的权力。但福柯等人却没有将微观权力置于宏观视域进行研究,后来的马哲研究发现马克思主义中的微观权力恰恰是在劳动层面运作的。而所谓的微观权力研究也有一个致命弱点,就是把权力本身当成一个既成的物化的东西,福柯、索亚、哈维等的著作都让人感到在社会中无路可逃,但其存在的前提矛盾就是把权力的微观运作机制当做无矛盾性的既成事实,但无法解释后来人民的反叛,这在逻辑上是有缺陷性的。任何情况下只要有控制就有反控制,吉登斯的“控制的辩证法”有所涉及,而福柯等人所建构的理论图景是单方面的控制。任何的权力本身都具有潜在的矛盾性,其最终的瓦解往往由于经济等外在问题。对于西马等国外研究我们已经经历了介绍阶段,而接下来的阶段中批判性的分析才是最重要的。

建立学术关系网 培养扎实的读写能力

回到博士论文写作的问题,唐教授认为建立学届宽广的学术联系大有裨益,他目前要求自己的博士生做当代前沿的研究时,要先与该领域的专家学者取得联系,这样才有做博士论文的条件。不管是发邮件还是亲自拜访,都要与所研究领域的代表性学者建立联系积极交流,积累学术资源。不要害怕被拒绝,其实学者们一般都很愿意回复那些态度真诚的邮件。一来这可以得到最新的学术资料,二来通过直接交流能提升学术能力。

其次是扎实的文献阅读能力。人文学科的根基在于产生思想。唐教授认为没有阅读就没有观点,只有广泛阅读之后才有观点的修正与发展。对文科的博士生来说,读书应该成为一种生活的常态。若有人说文科的博士生念得轻松,那一定是没有下足功夫。

最后是要有较强的写作能力。有的人只能写出所想的一半,有的人却能写出所想的150%,这不是天生的,而要靠后天培养。写论文是个一气呵成的过程,博士论文的写作更是脑力与体力的双重考验,同时还要锻炼自己专注于一件事的定力。

提问与讨论

提问与讨论环节,丁和根教授首先从新闻与哲学的关系出发,请教唐教授如果以哲学家的角度看新闻,那么新闻到底是什么?是事实、客观存在还是人对事实的呈现或建构?这一点在新闻理论的研究中始终存在争议。唐教授认为从哲学上看,新闻与事实是不一样的,新闻是对事实的描述或反映,而且把新闻当做事实这个观念本身已经是一种新闻观,所有的新闻观在广义上其实都是一种意识形态。任何一种新闻观都有价值性,因此相对于主观建构论或客观反映论,他更倾向于接受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我院博士生党明辉对唐教授的博士论文写作历程表示困惑,如果自己现在的博士论文也致力于做梳理工作而非提供观点,那可能会被认为没有作出理论贡献,或者这是学科间的不同?唐教授表示自己最初也是想张扬马克思主义人文特性的内容,只不过是直接谈论观点而缺乏学术史的积淀才收到导师的批评,因此自己后来的论文并非完全对学术史的梳理,而是把那些影响马恩思想的学者都理清楚再展开学术观点

蒋旭峰教授笑称唐正东教授的讲座可以总结为“唐双宽”和“唐双批”——做学问要有宽阔的学科视域和宽广的学术联系,做学生要经得起老师批评还要有学术批判思维。最后,蒋旭峰教授感谢唐正东教授为我们带来了一个非常愉快的中午。在热烈的掌声中,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第二季第22期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落下帷幕。

/王晶  /徐诚

活动与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