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活动与讲座

第二季第21期(总第46期):王理行博士谈博士论文写作与创新

 

2015429日,新闻传播学院“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第二季第21期(总第46期)在鼓楼校区费彝民楼A418室举行。此次博士之家邀请到译林出版社综合编辑部主任王理行博士,王理行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外文系,后在南京大学中文系获得硕博士学位,曾任《译林》杂志社社长兼执行主编,其96年负责编译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一书仍是至今最权威的版本。本次午餐会王老师跟同学们介绍分享了其博士论文《从文化冲突走向文化多元——论二十世纪美国华裔文学》的写作历程。本次学术午餐会由我院秦州副教授主持,郑欣教授、李艳明老师和三十多位来自校内外的硕博研究生参加了这次学术讲座和讨论。

王博士表示很高兴能借此机会再次回到母校,并与大家围坐畅聊博士论文,自己当年的研究对象是当代美国华裔文学,而他希望此次讲座能更多从论文怎么写、学术研究如何进行的角度为在座同学提供可行的帮助。王博士结合自己论文的反思,分别从“看什么”、“找资料”、“如何选题”、“如何写作”、“要避免的事项”等几个方面对博士论文的写作进行了系统阐述。

材料的准备与选题的设计

文献资料的准备是论文写作的基石,因此我们着手博士论文时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看什么”。首先要“看文献”,包括老师指定或推荐的书,老师写的论文与专著,老师上课或著作中经常提到的学者的著译,研究老师的学术背景、视野、研究思路和方法、长处和特色;对于倒水要充分尊重但不要神圣化,要敢于认识老师在研究中的缺点和不足,要敢于认识老师在研究中的缺点和不足,与老师探讨、商榷。自己当年的博士生导师丁帆就十分鼓励学生勇于发表自己的想法,当年一位老师在课堂上曾提出从文化战略、弘扬中华文化的高度认识海外华文文学,而当时自己对此观点存在质疑,认为从学术研究的角度不应事先预设立场,便与老师诚恳地交流了自己的看法并获得赞许。其次要“看自己的学习研究方向”,关注相关方向的主要国内外学术期刊,同时研究期刊的特色、选稿的倾向或取向,这样以后自己有针对性地投稿命中率就会比较高。关注期刊的热点、新动态,重要或著名学者的文章,面对热点问题中方方面面的不同看法找到自己的突破点。王博士以自己的博士论文为例,坦言自己发现“华裔文学”在翻译时存在不同译法,对华裔文学的界定也有诸多讨论,而且排他性非常强,自己由此著文界定对该研究领域进行拓展反思,把美国华裔文学的历史和现状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宏观上的把握。最后是“看自己的课题”,要有选择性地看相关的能够找到的国内外文献,有所比较,有判断,看每个人或每篇文献的特色,要善于发现长处和短处,从中总结思考论文可以写什么,应该怎么写,如何扬长避短。学问要边学边问,带着问题去看研究资料,在看的过程中不断产生新的疑问和质疑,你看过的所有的文献加上你个人的判断力,决定了你的学术视野的宽窄高低,形成你自己的学术判断标尺。善于把你见到的每一个人,每一篇文献,放在你自己的标尺上来衡量其轻重高低。

在搜集资料方面,王博士认为纸质书报刊等正式出版物比较可靠,应作为第一选择。由权威或著名出版者正式出版的书刊电子版理论上与纸质书同样可靠。网络上的资料常常未经严格认真的审核、编辑、校对,内容、编校质量方面都不一定可靠,应注意其出处是否权威可靠,尽可能进行同一资料不同出处的对比鉴别后使用。

确定选题首先要看个人兴趣和研究能力,然后从学术价值判断是否有研究价值,同时要看出版价值高不高,一般满足以上两个方面就可以做了。做研究一般来说要从微观研究做起,到一定的积累后才可以做宏观研究。自己论文看起来很宏观,而其实美国华裔文学历史不长而且开始比较零星,二战后才比较有影响力,这个宏观的题目时也是从很多微观题目中得出的,如《论美国华裔作家的姓名问题》就是一个细微但很有价值的研究点。有时候,世俗的、外行的角度提出的问题恰恰成为一个很有价值的研究课题。阅读相关文献时产生了疑问和质疑,自己解答疑问与质疑,就很可能是一个个论文的选题,从而产生自己的想法甚至学术上的创新,这就是学术研究和积累的过程。另外要学会多个角度发现选题,善于发现新的有价值的研究对象,承接前人的观点进一步推进深入,比如美国华裔文学研究角度常见角度是从文化的角度切入,虽然自己的论文也是从文化出发,但得出的结论却有所不同,提出了美国华裔文学作为一个整体表现出来的文化记忆既非纯粹的中国文化也非美国文化,而是两者杂糅的华裔文化。选题也可以对他人片面甚至极端的观点进行反驳,自己尽可能综合全面地论述或对热点或某一领域的各种观点分别评说,指出各自的长短得出自己的结论。

写作的方法与禁忌

一旦确定了论文选题并进行知识储备后就进入了论文的写作阶段。写作过程中应注意“树”和“林”的关系,“为见树木,必入森林”,进行微观研究一定要有宏观视野,而进行宏观研究必然要深入细微命题,比如研究中国文学就一定要把它放在外国文学的视野中研究。学术研究可以有三种:纯理论研究;理论为主干,用文本实例来证明理论的正确性或普适性;以文本分析研究为主干,以理论为手段和工具统领全文。这三种都是可以的,个人觉得大多数研究尤其是文学研究还是应该回归文本。理论要消化之后才能真正读懂,切忌时髦名词的堆砌,导致最后自己和别人都读不懂。目前强调的学术规范重在形式,然而对根本问题却很少涉及,学术的根本与核心应是内容与思想的创新,所谓创新应是言人所未言而又能自圆其说。王博士将两种写作文的过程分别比喻为传统与现代的建筑方式。以前造房子是打地基,盖好之前并不知道是什么样,现代建筑打地基的同时搭好框架,竣工前就有了整体把握。写论文也有这样两种写法,一种是一边找材料一边写一边,常常在后期还要推翻重建,而另一种是比较好的做法是先打搭好论文框架,然后再填补内容,这样自己对论文的方向更具有把握性。仅仅提供材料不成为论文,关键要有自己的视角、思路、框架与观点,介绍性的文字后要有评论和自己的看法。

王理行博士还特别强调了博士论文中应该要避免的几点:避免过分强调、拔高自己的研究对象的重要性。要冷静、客观地看待自己的研究对象;避免把自己见过的书目全部列入参考书目,参考书目可以看出作者研究的深度和广度,更可以看出做学问的真假和态度。做博士论文研究性的参考书目有20多条就够了,不要将自己没看过的没研究的书都引用进去;避免把论文作为论文的主干,引用是手段,用来证明你的思想观点,而不是目的;避免把介绍性的梗概作为论文的主干,故事梗概是用来论证观点的材料。一篇论文应该有其自身的学术贡献,这包括提供新材料,新研究视角,新的研究方法,开掘新的研究领域,把研究推向新的深度或广度,得出新的结论等多方面。以自己的博士论文为例,首先第一次把美国华裔文学作为一个整体的研究对象进行比较深入的研究,对目前美国华裔文学研究中仍然存在较多分歧的一些最基本的问题进行了分析、论证和澄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同时对本研究领域进行了拓宽,比如首次把以哈金为代表的新移民文学纳入本研究领域,并对其引起美国文坛重视的成因进行了独到的论述,强调要避免以文化感情因素来评判美国华裔文学,首次对美国华裔文学中的文化的独特性进行了深入而独到的分析并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提问与讨论

提问与讨论环节,来自扬州大学的艾萍老师首先对王博士的选题表示好奇,毕竟当时的博导丁帆老师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的权威,当初为什么会选择美国华裔文学这个题目?另外研究当代文学的价值和研究现代文学的价值,哪一个更高?王博士回应因为自己本科在外文系,硕博在中文系,而当时在主管译林杂志,自身经历和工作接触更多的是外国文学的东西,因此首先自己的知识背景很适合这个选题,另外当时在国内涉足该领域的比较少,这是一个新的研究对象。美国华裔文学可以作为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一个侧面或参考性的背景,映照了中国文学应该怎样走向世界等问题。研究价值问题不是绝对的,因为两者在时间段的界定问题就会随着时间发生变化。研究的出发点不同,对研究价值的判断也不同。因此只要找准了研究对象,找准了研究视角和方法,现代文学与当代文学都会有很好的选题。

我院李艳明老师向王理行博士请教了对于工作和学习的关系如何平衡与处理的问题。王博士坦言读博士与职称升迁毫无关系,而纯粹是为了丰富自己,对做学术始终有兴趣,一个人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就一定会挤出时间。由于自己读博期间还在主管《译林》杂志社,特向单位作出书面保证,承诺不会耽误工作并在非上课期间也会回来处理社内事务。我校教育研究院的博士研究生王锋对如何选题表示困惑,感觉自己能想到的似乎都被人写过了找不到什么新领域,王博士认为并不是别人写过的题目就没有研究价值了,像莎士比亚、红楼梦等相关的选题至今依然还有人不断提出新视角,因此关键不在于题目有人写过,而在于能否提供新的东西以及如何表达。

秦州副教授坦言像王博士这样本硕博都在南大读的人,从其谈吐就可以自然感受到南大百年来延续的做学问的严谨性,这对于不管哪个学科的论文写作都具有根本性意义。最后,秦州副教授感谢王理行博士为我们带来了一个非常愉快的中午。在热烈的掌声中,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第二季第21期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落下帷幕。

/王晶 图/徐诚

活动与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