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活动与讲座

第二季第18期(总第43期)沈菲副教授谈检验政治传播效果的经济学规律

 

2015413日,新闻传播学院“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第二季第18期(总第43期)在鼓楼校区费彝民楼A418室举行。此次午餐会邀请了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系助理教授沈菲副教授。沈副教授为老师和同学们介绍了其博士论文《A Bad Economy is Good for Political Learning? Testing an Economic Theory of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Effects坏经济,好公民?检验政治传播效果的经济学规律》的写作历程及反思。本次学术午餐会由朱丽丽副教授主持,丁和根教授、王辰瑶副教授、温乃楠副教授和三十多名来自校内外的硕博研究生们参加了这次学术讲座和讨论。

    朱丽丽副教授介绍,沈菲副教授是俄亥俄州立大学博士,香港浸会大学硕士,他的研究兴趣为:民意研究,政治传播,新媒体传播。沈副教授曾在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ess/Politics Communication Theor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blic Opinion ResearchJournal of CommunicationCommunication Research等多个国际杂志发表研究论文,是一位杰出的青年学者。

    据沈菲副教授介绍,他的主要研究兴趣集中于政治传播、舆论、新媒体、数据挖掘等领域,其个人的学术经历比较简单,如果要给他的博士论文标签化的话,可以用以下几个词总结,分别是:媒介效果研究、量化研究、“威斯康辛学派”(政治传播)、美国式主流社会科学。他提醒同学们比较好的写作环境非常重要,适合调整心境。

    他还认为,论文写作的过程中,想法的生产过程比较有意义。据沈飞副教授介绍,他的博士论文选题是从2008年春开始筹划(第三学年末,论文资格考试后)选题的过程比较纠结,本身更感兴趣中国的话题。最终决定做美国的研究,原因是第一要结合导师特长与优势,导师是保守的中西部美国人,政治知识传播是其的研究特长。并且传播学理论的大多方法、范式都来自西方。所以论文做的是纯美国的研究话题,探讨如何提高人的政治参与、政治兴趣。美国政治传播研究的主要话题就是民众的政治态度、政治知识、充分参与政治活动需要认知的细分、政治参与、政治学习等。基本上都与与媒介联系在一起。Political learning政治学习也可以称为政治复杂度:对政治是否熟悉并且参与选举。但是美国学者认为认同的前提是高度卷入关注选举,对政治非常关心。另一派的现代政治学家则认为小程度、理性的卷入政治即可。或者可以解释为理性市场化的。

    论文首先从认知层面的媒介效果研究,梳理了一些模型。主流政治传播特点是微观角度、心理学导向、量化、美国社会。早年使用的模型是测量时事知识,个人社会背景社会阶级出发,媒介使用。后来逐渐演变为不简单讨论使用频率着重于媒介内容和形式,区分媒介内容是故事型还是文献梳理型,赛马式的政治报道可以激起人们对政治的兴趣。认知中介是指对政治知识使用动机就会增加知识和思考。而美国主流政治传播研究的主要缺陷是政治传播中,个人化微观研究是比较局限,因果太近。并且长期没有突破性的研究。其实普世法则和静态规律在社会科学中很少存在。吉登斯也提到过双重解释,规律和社会是互动过程的理论。比如股市,有规律但是没有定律。所以应该微观宏观变量结合,在传播学里有许多讨论。

    从发现微观角度过于局限这一发现出发收集了一些证据发现个人层面效果不稳定。比如Drew, D. & Weaver, D.每次选举都进行调研,但是结论并不完全相同。从而增加了研究的信心。那么从宏观解释因素的重要性是什么呢?从政治经济学中得到启发,也就是亚当斯密理性经纪人的假设。使用数据加观点,将经济理论引入传统政治效果研究。首先解释信息理性,信息的获取是有成本。对于民主社会里的投票票人来说,觉得信息无用就不会去接触。例如大比率的选举时。情况是相反的话,会花时间了解两方的政见,因为是潜在的投资,也就是所谓的民主的经济学。理论模型是宏观的政治经济理论和微观的政治效果理论相结合。经济的表现影响政治行为,影响媒介对选举(经济)的报道。协同起来会影响民众的看法,并且决定政治投资行为的开关。经验证据是数据与论证是循环往复的过程。

沈副教授提醒同学们,量化博士论文数据来源是收集一手数据、二手数据分析(secondary data analysis)导师数据或者是公开数据。他使用的ANES数据库,建立于1948年。样本量大,并且及时更新。他在写作论文时数据整合的工作就花费了1个半月。中国公开数据库也给同学们推荐了2个,一个是http://www.chinagss.org/以及研究民意的数据库http://www.asianbarometer.org/。光熟悉数据也是不够的,还需要去了解数据已发表论文,基于这个层面还需要创意使用数据。

沈菲副教授量化工具使用的是多层回归模型。研究发现,经济、经济感知、与提及经济问题的新闻报道量,基本吻合经济越差新闻越多。预测报纸阅读频率,经济增长和新闻关注是反向关系。预测经济与候选人议题立场知识负相关。并且使用了NAES数据库来补充结论。

关于博士论文写作心得总结,首先需要一个好的思考、写作环境,然后是一个合适的题目与切入视角,需要考虑导师的擅长是好的运作方向,并且将“新”与“旧”结合。新的问题或理论一般比较幼稚,可以利用跨学科来讨论。事实与抽象的结合,才能挖掘规律阐释意义,在数据与理论间循环。写作论文之前要准备好自己,理论写作一些跟主题相关的小论文。知识面要比较广泛,要有自我的理论视野及框架性认识。锻炼自己的技能,例如数据采集,分析工具,访谈方法,田野日记的记录等等。写作与表达中阐释与推理要合理,不要写作空话。最重要的是有一个良好心态。

    提问环节。丁和根教授首先说沈菲副教授教同学们定量研究如何做,怎么酝酿出好的题目。写作论文不是线性过程而是有循环往复的独门心得。研究常常会被范式限定,沈老师为突破传统做了演示,在基础上有所超越。他提问测量自变量对应变量中,经济状况与新闻认知的影响,是否有下一个层次的比较?是否有新的观点?80年代中国新闻的争论也有与论文结论类似的观点。沈菲老师回应政治学中也有学者做过这样的研究。二手数据和二次数据的区别是同一个概念,简而言之别人收集的数据就是二手数据。

    王辰瑶副教授提到,听完沈老师的陈述收获是文献综述非常值得学习。那么质的研究如何使用二手数据?研究思路与感受吻合,当代新闻报道梳理也是非常个体化的,不会看当时社会的感知。还有美国是否有经济感知影响新闻的研究?沈菲老师回应道美国也同样比较少有这样的研究。质化的二手数据会更加复杂,批判性的阅读也增加了难度。可以的话还是尽量调研较为合适。

 

    温乃楠副教授提问博士论文做完之后怎么处理研究方向的转化?沈菲副教授回答道回到香港以后,开始做大陆的政治传播研究。最近的研究是亚洲和全球的数据收集,亚洲价值与互联网舆论的研究。文化性在不同社会的演变,跨国新媒体是现在比较关注的。理论的使用基本相同。

2014级硕士生韩鑫同学提问,做一个质量较高的跨学科研究对本专业的另一门学科掌握程度需要多少?以及传播学理论受否都可以拉倒宏观里做出创新研究?沈菲副教授回答社会科学而言一通皆通,首先要对传播学非常的熟悉与理解,传播学本身是一个交叉延伸的学科。美国的传播学博士教育体系是只有一学期的课程,还需要在心理学系、政治学也上很多课程。多接触其他课程,并且打通来看,会提高抽象思维。传播学理论是可以拉倒宏观层面做出创新研究的,但是需要具体探讨。

朱江丽副教授提问跨国研究数据怎么收集?沈副教授认为首先需要资金的支持,具体到人的层面。当然数据库里有一些相关的数据可能有启发。

最后朱丽丽副教授总结从沈菲副教授的分享中可以体会到美国博士教育的艰难程度。感谢他为我们带来了一个非常愉快的中午。沈菲副教授用规范、严谨的博士论文向我们展示了博士论文只是学术研究的开始。在热烈的掌声中,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第二季第19期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落下帷幕。

 

/周梦媛   /徐诚

活动与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