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巡礼】张栩龙专访

2012年5月19日,南京大学鼓楼校区费彝民楼新闻传播学院。今天下午,南京大学建校110周年活动之一,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校友代表大会暨校友会理事会成立大会将在这里召开。
离会议开始还有一刻钟时间,大多数校友已经到达会场,我还在等待今天我的采访对象:95级校友,张栩龙。
张栩龙是南大新闻系广告专业95级学生,毕业之后回到家乡南通进入政府部门工作,从此踏上仕途。如今36岁的年纪成为江苏南通市如东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可谓是年轻有为。
正想着见面之后如何自我介绍,如何进行采访,如何拉近距离获得更多感兴趣的内容。一个身影由远及近,目视之,没有官员特有的派头,一副谦逊的表情微笑扫视路过的人。我知道,我要等的人出现了。
赶忙上前自我介绍并请求做一个采访,我们这位县长师兄全然没有官员的架子,随和而亲切的表示同意。
落座后,首先对师兄此次回到母校表示欢迎。“我已经十年没有回来过了,这次回来,变化太大了,这么先进的教学设施我们那时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你们可真够幸福的,”一番话中气十足,却丝毫没有官架子,不禁让我们之间的距离缩小不少。此次借着一百一十年校庆的东风回到母校,您感觉如何?我问道。“很亲切,工作久了,有时候回想起南大的学习时光,感觉非常充实,工作以后,很难有时间回来看看,即便是来南京开会,行程也是安排的满满当当,回来看看的想法始终不能实现,这次回来,有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新的学院大楼是我第一次来,但是总觉得有我们那时的影子。”一说起校园生活,张栩龙就情不自禁地打开了话匣子,看得出他对母校的感情。
问起对新闻学院往届校友的印象时,他觉得新闻学院的校友中,在对口岗位各条新闻战线的打拼的同学们大都做出了一番成绩,不过比较遗憾的是,众多校友中,走上仕途的却很少。
即便是追溯至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前身——1958年建立的新闻专修科,以那个时间开始计算,新闻传播学院那些最终走上仕途的毕业生们也是屈指可数。“学而优则仕”,似乎是中国官员目前比较普遍的一种晋升方式。
面前的我们这位校友、师兄,现任如东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张栩龙,正是从南京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南通通州,先是进入了政府办公室做一名秘书开始历练自己,从而走上仕途。
如果撇开他的校友身份,单凭他的副县长身份,恐怕就会觉得今天的采访会比较困难,你不能指望官场的人能够跟你进行一场推心置腹的谈话。而今天,也正是由于他是我的师兄,我跟他也才能不再忌讳一些事情,他也能以一个过来人跟我讲述他的南大生活,他的事业。
谈起新闻学院毕业生中踏上仕途的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时,我流露出打算从政的意思。他感觉到后,很支持的看着我,并且对我说,学新闻的人出来进入政府机关相较于其他专业的人要有优势,原因在哪?他举例说。可以先从最基层干起,你如果去到一个政府机关办公室,毫无疑问,你得从脏活累活做起。所谓脏活累活,就是吃力往往却不讨好的草拟文件和领导的发言稿。只有做好这些,你才会得到从政路上最初步的锻炼。他谈起自己秘书出身时,对我说道,那时毕业后我回到南通通州,先是进了通州市政府办公室,当一名秘书,慢慢地锻炼自己,以后开始主动要求到基层锻炼,时间久了,觉得自己那时的秘书生涯使得自己收获颇多。
“当然,光会做这些远远不够,你还得多学习学习经济方面的知识”,他说道,我理解,任何一个地方,官员的政绩跟经济是分不开的。“不要觉得自己是天子骄子,不要觉得自己是南大出来的,别人会对你高看一眼,南大出来的人都能“嚼得菜根,做得大事”,所以在你以后毕业工作后,放下自己的身段,虚心求教,尽可能多地、快得提高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很明显,他对于新闻学院的学生有志于从政感到很欣赏。此时的谈话,我们都觉得放开了,真正是在进行师兄对师弟的谈话,聊天。
采访的第二天就是南京大学建校一百一十周年校庆的日子,问起对南大的感觉时,他认为,“南大是一所首先教你做人,其次教你成才的学校,诚恳朴实恐怕是南大的魂,每一位南大的学生都被刻上了深深的印子,不同于其他名牌大学趾高气昂的气质,南大的气质更低调,也更适合做学问。”他由衷地对母校表示祝贺的感情一览无余。问起社会热议的“序长不序爵”的校庆做法时,他认为,这正是符合了南大的精神,永远把学问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当请求张栩龙以师兄的身份给学弟学妹们一些建议和意见的时候,他谦虚的挥了挥手,“意见谈不上,你们中的很多人都已经足够优秀,学习上我还是不要讲了,至于毕业走上工作岗位,我还是能讲一讲的,你知道,很多大学生毕业后眼高手低,我们南大的学生还好,比较朴实,求实求真,我以学长的身份给的意见是,在学校期间一定多看点书,多学点知识,出去工作以后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让你有大量时间学习;对于有的想走公务员道路的,一定要提高自己的综合能力,很多时候是要看真本事的,不是看你从哪个名校毕业的;你们应该享受在学校的生活,出去以后,社会的竞争生活的压力让你们磨掉棱角,甚至很多时候丢失自我,并不是件好事。”
张栩龙今年年初履新如东县政府副县长,我问道怎样才能处理好政府与群众关系的问题时,他坚定地说道:每个官员应该首先摆正自己的位置,很多时候官民不平等就是由于官员本身造成的,他们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根本不把群众放在眼里,又怎么能使群众信任政府。上到中央政府,下到各省市区县级政府,都应该把群众放在第一位,所谓“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不应该是一句口号,应该落到实处。”
我说道,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您认不认同,我们国家从建国初到现在,应该说经历了两类政府形态,一个是专制型政府,一个就是经营型政府,虽然现在在向服务型政府转变,但毕竟还需要时间。社会上普遍形成的风气就是政府工作的人就是高人一等,以至于公考一年比一年热。张栩龙略微沉吟一下,“我认为还是因为政府跟群众关系疏远的关系,一方面导致了群众印象中的政府神秘而特权,另一方面,政府还是应该在很多地方跟国际接轨,转型成为服务型政府,才是顺应发展的需要。”
“那么您在校期间有想过不走新闻这条路,而做一名公务员吗?”“这可能是我家庭给我的影响吧,从小接触这些东西比较多,也希望能够历练自己,当然,也希望为别人做些事,不管是普通公务人员也好,还是大权在握的领导干部,都应该时刻保持清醒,有些高压线是不恩能够碰的。胡锦涛总书记讲“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这再从上而下实施过程中不能成为一句空话。我以前是秘书出身,跟着领导跑过不少地方,也看见过很多下面欺瞒上级的事情。现在自己到了领导岗位,就在时刻提醒自己,应该怎样做。”
回忆起南大当年的学习生活时,张栩龙流露出了怀念之情,“有这么好的学校,这么好的同学、兄弟,我认为那是我最受益的阶段,当年在学生会当副主席的工作经历,可以说也是今后工作的实践,那时的同学感情非常深,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很有感情。”
最后,他表示,借着南大110周年校庆的东风,他有机会与当年的同学相聚,他想再次对母校说一声:“生日快乐,南大出来的人,即便没有取得金钱地位权势,也应该首先是个对社会有益的人。当然,野猪我们这些学弟学妹拥有一个美好的前途。”
      (杨夫  薛依阳)

发布时间:2013-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