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巡礼】教育工作者——施芳

“留学”一词在当今社会已不再是什么新鲜话题。每年去各国留学的学生数量也不断增加。很多家长在孩子高中刚毕业就将其送出国,为了涂个“先到先得”。但往往几年过后,待孩子回来时发现收益并没有想象那么好,更多的是后悔当初没能仔细打量。于是下一代的教育问题变得更加重要,很多资深的学者或者从事教育事业的先进人士纷纷开始置身其中。在这一人群里不乏有很多出类拔萃的,施芳就是其中之一。
施芳,女,1971年出生。毕业于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系,获文学学士和法学学士双学士学位。1996年毕业后进入人民日报工作,先后在记者部和教科文部,从事文化教育报道。从这次愉快的采访中我认识到了不一样的施芳,区别于网络世界单纯的人物资料。而是一位平易近人,经受历练的资深学者,或者更切实的是一位敬爱的学姐。
记得我跟她见面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她就先给了我一个问候式的微笑,并说了声:“下午好!”。语言行为虽然看似简单,但其实更加显示出她的处人之道。没有摆出上界名流们老套的架子。1996年她在人民日报从事文化与教育的新闻报道。2008年4月的时候选择了科技新闻的报道。当问她这么多年工作有什么感悟时候,她语重心长的说:“在这么多年的报社生涯里,我感悟到报社里的工作永远是和计划中的一样,和个人的选择没有关系,报社领导安排做什么就做什么,是一个安排。国家现在的教育确实有很多无奈的地方,教育太过硬式化,学生学习压力也越来越大,教育问题真的越来越被国家重视,或者说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的地步。”的确如此,教育是国之根本,没有好的教育体系,人才将会越来越稀少,国家发展将会越来越慢。因此国家正需要有像施芳这样默默为教育奉献的人们。为国家的下一代挥洒着自己辛勤的汗水。说道这里我不由插上一段自己对于施芳的记忆。我们很多人只知道她是一个好的新闻工作者,其实她在报道之余也出过书。记得有这么一部叫《准备去美国读书:美国教育细节》的书就是出自她手。书中通过自己在美国的亲身经历,从择校,书籍,人文等方面对美国教育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展现了美国教育独特而深刻的细节,揭示了美国教育的真实层面。书中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性的东西为准备出国读书的孩子们、家长们和关注国外教育的人们提供了宝贵的资料。俗话说人无完人。的确如此,在成功人的背后往往藏着更加多的是心酸。施芳的成功也并非一朝一夕,她和我们一样历经了生活和工作的双重压力。在我问她有什么成功心得时,她认真地说道: “当遇到挫折的时候, 首先的话人的一个信用是很重要的,你要换位思考下如果别人这样对自己的话会怎么样,当遇到阻挡的时候 我会对自己说,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切都会好的。人要有积极心,不能悲观,悲观的人生只能是越来越痛苦,到最后问题还是不能被解决。就拿采访人来说,当你有什么问题和困难,你一定要告诉对方,要愿意跟别人分享。事实上还是有很多的人愿意去和你交流,那么就能够确实的缓解下来了。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可以虔诚的问问别人能否留个电话,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还可以去进行请教,这样就可以为我们以后的采访多更好的补充。 如果采访不充分的话 那么留电话号码能够得到更多的答案。” 当我问她在她写作报道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之处的时候,她很耐心的告诉我:“在写新闻报道的时候, 采访的功夫是很重要的,采访到位了,表达只是文字问题,有些时候大家都觉得新闻类似于八股文,都觉得新闻是根据套路写的。但是最可怕的是套路,她觉得哪怕是一个很小的消息,她都会琢磨它怎么写才能生动,没一篇文章都会研究不同的写法,这个可能比较费工夫,而且有的时候可能是无用功,有的编辑可能把它改成那种四平八稳的报道,但是下一次还是会把消息写的狠生动,写的怎么样是自己的事情 最后改成怎么样是编辑的事情。如果10次里有那么几次侥幸存活下来了,那么会在那个版面上留下一些新的东西,让别人觉得新闻还可以这样描写。”
作为南大的学子,施芳对于母校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在她看来南大拥有一种独特的博爱胸怀,和一种让你能够从容做出人生选择的魅力。1994-1996她在南大呆2年,获得双学士:政治教育、新闻。她说她的2年是跟别人有很大差别,算是天赐良机,当时新闻系只找了一届, 因为这样一个特殊的机会,让她有幸能与新闻系的研究生、本科生、专科生与外国的留学生在一个课堂里学习。所以她能感受到我们感受不到的意义。这两年让她感受到了人生是美好是无限憧憬的。如果小学和初中是让我们能够掌握学习的方法和培养我们热爱学习的兴趣,高中让我们懂得学习的意义,那么大学生活就是让我们去制定人生的路标,让我们懂得如何做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大学是美好的,大学生活充满着青春的气息。作为学弟学妹的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考验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施芳学姐对于处在现状的我们也指点了迷津。她认为可能现在学新闻的人以后未必去从事新闻行业,无论你以后从事什么工作,一定要对你的工作拥有爱,并不是为了钱而不选择你的工作,最重要的是你热爱这个工作,要去享受这个过程。就那新闻采访来说,对真实的一种追求,现在当记者的采访方面的话,可以通过网络、电话,可以不用到现场,但是这样的话如果你走运的话你的新闻不会发生偏差,但是你长期以往的话,你不去深入,一不小心你肯能会犯错误,所以如果你有了那种真实的那种追求,你会事先做好很多的准备,向事实去求证 ,这样就不会去偷懒。所谓的采和访,采在先然后才是访,最后才会有报道。即便你有了充分的资料以后,如果你不去现场的话,你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你的情绪调动起来,那么所写的文章也附有感情。所以要做一行爱一行。还有就是一定要有能力,成功好比一张梯子,“机会”是梯子两侧的长柱,“能力”是插在两个长柱之间的横木。只有长柱没有横木,梯子没有用处。
采访逐渐接近尾声,在最后我带着好奇的心问了句:“对了您以后还有什么打算吗,继续从事教育事业吗?”她斩金截铁地说:“那是必须的,教育问题不得不重视,大到国家,小到千千万万学子,他们都是当事人。中国的教育正向一个新的目标发展着,现在正是需要我们发光发热的时候,教育事业,任重而道远!采访欲要结束了,在我因为采访顺利完成正高兴时,施芳热忱的说了句:“对了,小伙子,你都站这么久了,累了吧,时间也不早了一起吃饭吧。还有哦!对于你们的采访我真的很高兴,想想已经离开母校这么多年了,真的很荣幸再次回来感受母校的爱,我真的很爱她。”这让我激动的心不由感到停顿了一下,她真的很爱母校,真的是带着一颗游子思恋母亲的赤子之心回来看看,走走。感受母校的变迁。回忆自己大学里的点点滴滴。伴随着 “一起吃饭吧”、“累了吧”、“很爱她”,采访完整结束。她带给我的感动是特别的,不拘于表面,而是发自内心的呼喊。我真诚的说声:“学姐,加油!”
多彩的生活才能铸造绚丽的人生,杰出的人才背后是默默无闻的奉献。工作至今施芳女士也跟很多普通工作者一样尝到了社会里的酸甜苦辣。在面对这些坎坷时她是如何正确面对,如何利用自己的知识解决问题,这些是我们年青一辈值得学习的地方。最后还是祝贺母校建校110周年节日快乐,我爱你--南京大学!
    (卞昊哲  陈涛)

发布时间:2013-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