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动态新闻

418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第四季第6期(总第76期):马克思再生产理论研究[孙乐强 副教授]

 

嘉宾简介:

孙乐强,男,1982年出生,安徽萧县人。南京大学哲学系暨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副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和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200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获教育学学士学位;2007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获哲学硕士学位;2010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获法学博士学位。“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获得者。2008-2009年于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政治系师从特瑞尔·卡弗教授从事访问学习。2010年留校任教至今。荣获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三等奖、江苏省优秀教学成果奖一等奖等。独立主持国家和省部级社科基金项目4项,出版专著1部,合著6部,在《哲学研究》、《马克思主义研究》等期刊独立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

 

20161118日,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第四季第6期(总第75期)在费彝民楼A418室举行,南京大学哲学系暨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副教授、法学博士孙乐强老师应邀为在场的老师和同学介绍他的博士论文《马克思再生产理论及其哲学效应研究》及其博士论文写作的相关问题。来自院内外数十位师生到场聆听了讲座。南京大学哲学系助理研究员张义修博士主持本次讲座,并向孙乐强副教授赠送了南大新传“博士之家学术午餐会”文集。

话题一:如何做好博士论文的选题

孙老师首先向大家介绍了博士论文题目《马克思再生产理论研究》的选择。他坦言该题目是导师指定的,和自己当时的研究旨趣有一些偏离,本来自己想写马克思的资本论思想,但导师导师他觉得年纪太轻,怕驾驭不了,所以就给定了这个题目。博士毕业之后,孙老师的研究方向主要是马克思资本论的哲学思想及其在国外学界引发的一种哲学效应。更多地是从当代非物质劳动、当代资本主义这样一个角度切入。孙老师认为《马克思再生产理论及其哲学效应研究》这个博士论文题目所涉及到的研究方向相对较为成熟,所以在论文完成之后,就转向了最感兴趣的话题——资本论。因为他发现目前国内学术界发展特别是马克思思想方面的研究基本上已经超越了马克思思想基本的内容和框架,在论文完成、博士毕业之后的五年、十年中,很难成为主攻的方向。不是说这个研究问题不重要,而是目前学术界形成的一种偏见:一想到再生产就会想到“两个部类”这样一种思想。所以他在做这个论文的时候已经预想到,无法凭借这个论文在学术圈中散发出老思想的新活力来。因此,他从2008年到2010年就一直在做资本论,到现在为止,在他看来资本论的哲学研究在整个马克思主义学科里面目前已经成为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随后,孙老师告诫在场的博士生们:当一个学者被学术圈同行所想到的时候,提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大家首先会想到,这个学者是做什么的。所以写博士论文的目的不仅是要拿到博士学位,它最好还要有利于你的未来研究方向的继续拓展。从这方面来讲,他的博士论文不算是一个太成功的案例。但是,写作这篇博士论文给他最大的帮助是,让他从头到尾把马克思后期所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相关的著作文本一点一滴地读下来,所以转向之后,也更有自信和底气去面对将来的研究。孙老师想要给大家传达的一点是:无论你现在在准备写作博士论文,还是将来申报课题,进行其他的一些相关学术活动,大家都会对每一个学者给予一个标签。每个人都需要有研究的方向和研究的专长,所以,大家应该仔细思考和凝练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和题目究竟是什么。

 

那么,如何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逐渐找到自己的研究兴趣呢?孙老师从以下以及几个方面进行建议。

1、  如何利用学术期刊?

要翻阅最新的学术期刊杂志,用本子做摘录。要把握问题域,选题的问题意识怎么来?不能缺少对学术界近五年的学术热点的流变的关注。孙老师提醒大家,这个工作很重要。我们论文写作面临的首要问题是问题意识:你的研究问题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选择这个问题来研究?这种问题意识怎么来?如果你缺少对学术界近五六年以来的主要研究问题的演变的了解,缺少一个准确的把握,那么你自己的判断就会非常有限。孙老师提到,他从2003年就开始去做这样一个读书摘录,所以他很清楚所在的学科近十几年来它学术热点的一个流变——一个问题为什么沉没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凸显了,这都是你对整个学术圈的了解和把握,也是你选题意识的重要来源。当你去选择一个题目的时候,尽量选取自己的兴趣,结合学科发展方向,去做出一个自己所能规划的选题。这样的话,我们做出一篇博士论文对于将来的研究生涯而言,就是才刚刚开始。如果反而是写完就结束了,那这不见得是个好的选题。所以说,关注学界动态非常重要,当你坚持一个较长时间之后,这五六年间你所在的学术圈的热点的变化和演进、以及为什么要变,你就会有一个大致的把握,也就能形成你确定博士论文选题时候的一个问题域,也就是你带着什么样的问题去做研究。要经常思考:为什么会变?以后要带着问题去读书。

2、博士论文选题方法。

孙老师介绍说,目前最简单和容易操作的选题方法为选人头。也就是做某某学者、某某学派的研究,这样一种选题的方式在我们看来是所有的博士论文选题中最简单的,也是最容易操作的。因为在我们这个学科中很多学者或思想因为其经典性,已经有很多围绕他们而进行的研究了,可借鉴的文献有很多。但目前学术圈的研究已经超越了研究具体的学者和思想的边界,所以改革开放以来,有待开拓的方面已经被渐渐填补了,所以“问题导向”变得越来越重要,这种研究方式也应该是比较核心和主流。

孙老师进一步谈到:现在学术界是以问题意识定义自己的学术标签:放在思想史的脉络中,打通思想史的研究。那么,选什么样的问题呢?孙老师给出的答案是:要切合中国社会发展的变化,要有新的话语权。他以自己的博士论文举例,他的博士论文是一个老问题,在做文献综述的时候就可以发现,关于这个主题的研究已经非常充分了,要想从老资料中发现新问题、提出新想法是非常难的。所以他更多地是站在当代西方学术界对这些问题的思考的角度,站在马恩思想的角度上对这些思考的一种回应,是从当代视角出发来进行思考和研究的。

此外,孙老师提到还有一种是我们最新的学术圈的前沿问题。在中国目前的学术研究发展和国外的同行交流已经非常多了,最新最前沿的问题就更容易被发现和感知,研究这种问题一定要把思想史的脉络打通,这需要很深的积淀、积累。我们选一个题目的时候,也许目前的学术界没有发现到这个问题,你通过思考和中国社会现状的具体变化感知到了,并且它可能在未来发酵和被感知到,那么这种方向可以作为一种你合适的选题。

孙老师最后告诫所有的博士生:到今天为止,中国哲学研究已经超越了凭借一本书一鸣惊人、一夜成名的阶段,做研究要踏实,要注意积累。文科的积累很重要,文章也无法用工具理性的东西去判断。如果在一年中你能通过阅读和观察,真真正正写出一篇好文章,已经很不容易啦。博士论文是你做学术的起步,一定要用心。很多人是在写完博士论文之后,才大概明白了博士论文应该怎么去写。建议大家做博士论文不要拖,有人把写博士论文看作“论持久战”,越拖心理压力越大,拖着拖着就拖到第八年了,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一鼓作气地进行论文写作非常重要。

话题二、如何做读书笔记

博士论文要求至少二十万字,包括后记、参考文献等等。进一步的要求可能是这文稿要出书,所以对文稿的要求是比较高的。在开始写论文的时候,你开始在A4纸上一个字一个字开始往上敲,这个过程是漫长的,我们日常生活中还有别的事务会让我们分心,那么怎么一鼓作气写下去呢?孙老师的一个有效建议是:做好读书笔记。如何去做读书笔记?现在大家习惯用电脑,那可以使用电脑来做笔记。如果你只是拿到一本书,扫一眼,拿笔划一划,这和你一个字一个字地写或者敲出来,是不一样的。从他的经验来说,这三个方式的差别很大。当你用眼睛把文本扫一圈,那些字进了你的眼,可能也一时进入到你的脑子里,但当你合上书的时候,其实你把内容就全部交还给书本了。而当你把这些内容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的时候,你会有更深刻的印象,并且可以把你的想法及时地记下。

另外还要注意的是,你必须带着问题去读书,有一些书也许我们不是完全了解它的思想,这就需要我们带着问题去看文献。有时候我们哲学的书,文字拆开你都知道,但合起来就读不懂了,如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仅凭一次阅读,是不能搞懂的。所以切入视角和问题是更为关键的,你要用这种思路来指导你的读书行为。所以很多同学在写博士论文的时候电脑边堆积了很多书,翻来翻去寻找哪些可以用。而孙老师在写论文的时候,手边一本书都没有,因为电脑里全是以前做的读书笔记。

除此之外,孙老师强调,经典的著作一定要去读,无论将来做什么方向,经典是你永远都绕不过去的文本,是你思想的基础。如果你对经典书目了解不透彻就无法观察和思考当代的学术研究方向。经典的数目可以有助于你在读书、评价作品的时候形成对话的语境。他举例说,《资本论》他很认真地读了五遍,反反复复去读,为什么?因为当代学者很多人读了非常多的书,远比你多,那你怎么和他对话呢?怎么理解他呢?最终是你要发声,要形成观点,读经典是你的一个看家本领,这也是你在博士阶段应该要做的东西。那么,仅仅读经典够不够?不够。还要看当代最前沿作品,这是两条腿走路,这两个方向同样重要。所以这也是文科做研究的第一个层次:关注文本。文本是基础,只有理解文本,掌握文本,你才能开始生成思想。你关注的问题在经典文本中怎么说?其他学者怎么说?你又想延续些什么?这种思考方式是很重要的,这个过程有点像剥洋葱,要一层一层剥开来。孙老师以美国大选为例,问到:你怎么看?大家能看到背后的问题吗?黑格尔说现实是什么?现实是现象与本质的融合。如果说你缺少理论的支撑,你能理解现实背后的本质吗?所以文科需要注意四个层面:文本、思想史、理论和现实。在文科做学术研究,必须要积累,要扎实,坐冷板凳。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强调读书笔记的重要性。当我有六十万字的读书笔记的时候,写二十万字的博士论文,我觉得自己尚能承受得来;如果你一点积累都没有,你想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出二十万字,那是非常困难和痛苦的,而且不能设置平均任务:每天固定写几千字,不可能的。比如某一天你的状态好,写一两千字;你的状态不好,写一百字删掉一百二。这就是所谓的文科的学术研究。孙老师说,另外一个问题是,大家要合理地去做自己的读书笔记。他建议大家用电脑去做,因为如果笔记在本子上,你需要具体找某一部分时,可能要花很多时间去翻笔记本。马克思也注意到这个问题,所以他后来不得不做了一个针对他所有笔记本内容的提要——专门罗列哪个笔记本上写了什么问题。如果你看到伦敦笔记就会发现,比起早期的主要是摘抄的笔记,伦敦笔记中已经有非常明显的问题意识了,是以问题为导向的,伦敦笔记的第一本到第七本叫什么?叫货币笔记。这是为我们呈现和一种做笔记从开始到成熟的过程,一开始需要一本书一本书地摘录摘抄,到后来,渐渐地在有所积淀后能够把所有的文本都打乱,把不同的作者、不同的观点、不同的思想糅合为某一个研究主题为轴心,进行了综合的,有针对性的思考。他建议我们也可以考虑准备两套笔记,一套笔记专门针对读过的所有的书,关于文本内容的独立的笔记;另外一个笔记是以问题为核心的笔记。这个时候我们才具备了写作博士论文的充分准备,这也是做学术的最为基础的一个步骤。在电脑上做读书笔记,你可以在每一段摘抄前面用最简洁的文字加一个标签或者关键词,有助于你在使用的时候直接搜索关键词,就都出来了。这就是一种学术思维、良好学术习惯的培养。

 

话题三、怎样写博士论文的结构?

最后,孙老师谈到了博士论文的结构。如何安排论文的结构呢?现在互联网的发达已经让我们开始习惯于碎片化的信息,也让我们生成了碎片化的思维,比如PPT就是一个证例。那么,整体的思维在哪里?我们有同学是怎么选题的呢?孙老师举例说,论当前马克思思想研究的几个重大问题,如果你已经有足够积淀,那么这是一个好题目;如果你只是一个年轻学生,那么题目对你来说,太大了。你的生活经验和学术积淀尚无法支撑你写出这个问题来,因为你还没能掌握这整个研究领域的全貌。所以马克思就提醒过我们,研究方法和表述方法是两种路径。研究方法是什么?我们通过读书、思考和消化,一步步直到做出研究的结论;那表述方法是什么?恰恰是最抽象的、最基本的东西开始讲起。一定要符合黑格尔的辩证法,就是说我们论文的第一章、或者你所写作的第一节的内容,一定是你所有的问题里边最基础的一个问题。所以在我们写作论文的时候,我们的第一部分应该写什么?一定是你要从所关注的最核心最根本的问题出发,从最抽象的问题开始说起,最抽象的东西是最贫乏的,比如说一句话“大家都是人”,这讲了什么?什么都没讲。进一步讲人种、讲劳动,才开始逐渐聚焦。从抽象的东西一步步深入到最核心的问题,是写作论文的一个重基本的结构。有的学生比较聪明,和导师沟通的时候能清楚地表达第一部分说什么,第二部分说什么,但是有的时候,大部分同学只能确定要讲什么,但怎么讲?小标题一层层要怎么写?很多人一脸懵懂。所以论文结构要怎么设置?首先是确立核心问题,然后去寻找读书笔记,发现文献中有哪些思想、学者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论述。从这些文献和问题中,你来确立标题,标题是你每一段思想中最核心的概括,一定要重视。让人一看你的标题,就大致能明白你要讲什么。

孙老师详细阐述到:开头第一段字,需要简洁明了,不要绕圈子,把你提炼的问题和观点写出来。各章节之间要有逻辑关联,不能彼此独立,没有瓜葛。而如何建立章节之间的逻辑呢?需要你在发现问题,做读书笔记的过程中抽取你论文的结构和逻辑。那么结构怎么安排合适呢?他认为最经典的是“三段论”,三部分内容比较合适。大家去写论文的时候可以尝试使用这种结构。

最后,孙老师说,在博士论文阶段,如果能达到这些要求,你的博士就没有白读。一、良好的选题。二、丰富的读书笔记。三、博士论文的结构、问题意识和敏感性。

午餐会的末尾,南京大学哲学系助理研究员张义修博士总结道,孙老师的三个问题首尾呼应。作为一个被导师决定选题,孙老师能够写出这么优秀的论文,成功是自有道理的。孙老师讲了三个方面的内容,首先是对博士论文写作这样一个学习的事情的定位,不要以为写作博士论文就是在创造新的人类思想,而是将其作为一个方法论训练的过程,为日后的研究做一个很好的开口、一个基础,这是非常有启发的。第二个方面是对学术脉络的一个把握,也就是基于你长期的学术前沿的积累和关注,找寻到你所关注的问题在整个学术脉络中的位置。第三是在论文的框架结构方面孙老师给出了具体的建议,比如在论文的逻辑结构的设计上不要采取一种PPT式的、线性的,没有内在逻辑关联的方式,不同的章节之间不应该仅仅是线性的一二三之间的关系,其内在应该有一种从抽象到具体、逐渐展开你理论复杂程度的这样一个关系。这些不仅对我们写作博士论文很重要,对于我们今后开展一系列的学术研究活动而言都是非常具有参考意义的。

 

提问环节:

问(南师大博士研究生史剑辉):

当下社交媒体发展迅速,也是新闻传播研究中关注的一个重点对象。请教孙老师:马克思的交往理论对这方面的研究是否具有借鉴和启发意义呢?

答(孙乐强副教授):

前天南大团委还对我进行一个采访,问怎么看微信对现代人的影响。以往的新闻传媒可能关注得更多的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方式,现在自媒体如微信微博等的出现和发展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变成了信息的来源,那么这对于我们整个社会层面的交往、交往理性的体现等等都有关,我可以从此切入来做,但是这个切入点随着哈贝马斯交往理论在当今社会中出现的一个困境而存在这样的情况:它不可能真正地去深入到这个社会的背后的因素中去,来揭示媒介力量对我们交往状况的一种塑造。

如果仅仅停留在交往层面上来看社交媒体对我们人与人之间的社交方式的影响、以及我们社会生活的影响的话,那么我认为这还是一个最基本的层面。实际上社交网络,包括自媒体,它为什么会改变?这种改变的方式是如何生成的,比如双十一那种,从整体角度而言,这些状况都是不可避免的过程,施瓦布在《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本书中讲得很清楚,网络化与现代实体工业、商业等各方面的发展将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世界趋势,这肯定会对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存在状况造成持续性的改变,当然也包括交往方式。按照马克思的话来讲,在交往中看到什么?看到是一种主体性,一个主体和另一个主体都是平等的,那么按此类推,比如网络匿名化的前提下聊微信的双方不知道对方是谁,那这个问题就只能停留在“主体间性”问题的考察中,这对于认识整个社会是不够的,所以马克思才会从交往关系进入到生产关系,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最核心的概念是交往,从交往去研究世界的变化,但这不足以反映今时今日网络对整个社会的塑造和塑形。资本、技术和网络如何同谋塑造当今互联网上这一个个现象,用交往理论也是解释不了的,我建议应该从交往本身更加往后走,在更深一步的层面上去思考。

 

 

图文/何瑛米斯茹

 


动态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