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说 | “油腻”并不是中年人的专利

江楠


这几天,“过气网红作家”冯唐又火了一把,原因是他写了一篇叫做《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的文章。

冯唐一改往日的自恋和肿胀,放低了身段,调侃性地列举了一些貌似“普遍”的中年油腻男人的特征:胖、停止学习、当众谈性、教育晚辈等等。由于文章当中对这些特征的描写详尽而细致,不仅暗暗戳中了很多“大叔”的痛点,也引发了广大网民的讨论热情。一时间,大家开始对“油腻”这个词到底可以套在什么样的人身上议论纷纷。


冯唐在文章里抛出的十个雷区(制图:南京大学新记者)

而事实上,热议中的人们并没有真正地去质疑过“油腻”这个词。什么叫做“油腻”?“油腻”的标准难道仅仅用冯唐提出来的一系列表象特征就能去定义吗?“油腻”的是否都是中年男人呢?换句话说,“油腻”这个词的可形容对象是否是有限制的?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想先聊聊冯唐。

冯唐老师从来就不是个消停的主儿。给李银河的书写个序,却把自己捧上了天;翻译的《飞鸟集》引发争议,就用晒托福满分来搪塞读者。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在乎过别人的评价,完全活在自己金光闪闪的世界中,无所不能,所向披靡。


冯唐

读完这篇“油腻男人”,却总又觉得哪儿不对劲。细细想来,那些“不要”大多不像是“冯唐式”的,而更是“青年式”的。

是的,46岁的冯唐害怕了。他这样一个天天作妖的名人,终于开始担心现在的年轻人会不喜欢他了。于是,他开始学着用年轻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但这么做的反馈效果并不理想。年轻人怼中年人,天经地义;但若中年人反过来凑年轻人的趣,甚至取悦、献媚年轻人,就有些自取其辱了。

的确如此,在年轻人看来,冯唐这样的“油腻”之人,写下这样的文章实属贼喊捉贼。那么现在最有表达欲和话语权的青年一代,又是怎样去定义“油腻”一词的呢?

我觉得可以概括为以下两点:自以为是的猥琐和失去分寸的圆滑。

前者指的是那种小有成就以后,就收不住尾巴四处炫耀和撩骚的猥琐行为;后者指的是自以为幽默地乱开玩笑的轻浮举止和自以为圆滑实则狗腿的处事方式。而这两种特征并不仅限于中年男人(虽然概率会大一些),年纪轻轻就一身骚气的也并不少见。而且年轻人一旦油腻起来,几乎就没有中年人什么事儿了。

所以说,“油腻”从来都不是表象性的东西,它是一种气质,更是一种分寸感的把握不当。我们说黄渤头大脖子粗,小眼睛还驼点儿背,但谁都不会把他和“油腻”这个词联系在一起。相反地,我们喜欢他身上那种闪烁着智慧的幽默,以及在各种场合下都能拿捏住分寸的成熟。那种让人心生敬畏却倍感舒适的气质,才是“油腻”的反义词,而不是简单的多读书、少长肉这类浮于表面的指标。

说到底,做人就跟做菜一样:油一些没关系,毕竟柴了的肉谁都不爱吃。但是一旦油放多了,再新鲜的肉都能腻死人。




发布时间: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