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观察 | 慢综艺的“春天”还是“楚歌”?

徐梦云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木心描绘的这种“慢生活”现如今已成为都市人的心之所往。他们朝九晚五、疲于工作,不论是个人还是群体,都在日渐常态化的社会焦虑下难以喘息。高喊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出走宣言,抑或幻想 “开一家店,养一只狗”的美好图景,都是暂时喘口气的疏解方式。


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

而最近这种“慢生活”被搬上荧幕,《向往的生活》《中餐厅》等慢综艺迅速走红。今年最后一个季度更有霸屏之势,甚至出现了《亲爱的·客栈》《青春旅社》这样主题、播出时间几近一致的两档节目。

一时间,“客栈”“田园”“餐厅”“生活”成了该类节目的关键词,“慢下来,去生活”的slogan着了魔般四溢。

那么,到底什么是慢综艺呢?——相对于以往紧张刺激的快节奏户外综艺节目而言,以追求真实,让嘉宾回归日常的慢生活为主题的节目形态。自年初《向往的生活》热播,到当下的扎堆出现,慢综艺看似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然而,除了《见字如面》《朗读者》等为数不多的原创,诸如《中餐厅》等经营体验类节目,均大面积借鉴了韩国综艺的范式。即使换了一种形式外壳,但依然没有抛掉模仿的套路,就像是换汤不换药,让人食之无味。


湖南卫视《中餐厅》

正在热播的《亲爱的·客栈》引发网友吐槽称,这档节目的情节和画风都与《孝利家的民宿》惊人相似,都是明星夫妻开客栈,明星嘉宾服务客栈。恐怕摘掉韩流综艺的帽子,才是中国综艺迈向“春天”的第一步。

事实上,如今我国的慢综艺基本还停留在平淡叙事的层次,流水账式的线性剪辑难以出彩。这也是为什么观众对慢综艺存在审美疲劳。看《亲爱的·客栈》,第一期可能是出于对节目形式的好奇,第二期被泸沽湖的美丽吸引,可到了第三期就找不到看点了。

真实与无聊只有一线之隔,较之于以紧张游戏推动情节发展的快综艺,慢综艺注重营造“回味空间”,其核心问题在于该如何权衡记录与创作。因此,慢综艺在放弃节目自身冲突性的同时,必须在剪辑手段上找到节目定位和观众内心的契合,戳中观众的“痛点”,才能满足其对节目的期待。

悖谬的是,从根本上说,慢综艺并没有真正弃“快”投“慢”。慢综艺本意是想用伦理想的生活图式唤醒大众,实则却以虚构的临时场景放大了逃离的快感,“慢”意识的表达找不到合适的落脚点。


东方卫视《青春旅社》

如在《青春旅社》里,节目嘉宾达11位之多,混乱的人物身份,不清晰的人物设定,精心设计却弄巧成拙的“游戏”模式,都无法让人领受慢综艺的节目内涵,更无从直抵观众的内心诉求。

再拿《亲爱的·客栈》来说,节目一开始就以快节奏给人压迫感,几位嘉宾为了经营客栈忙得不可开交,引得“老板”王珂在节目中吐槽“慢生活被物质糟蹋了”。这种不自然的设计,无疑背离了慢综艺意欲表达的生活态度,说白了只是在消费一种“慢”的情怀。

“慢综艺”需要真正慢下来,需要“文火慢炖”,而不是打着“慢”的旗号,让“慢下来,去生活”成为一句干瘪的呼唤与想象。毕竟,在这个时代,穷忙的我们都想找到一些精神寄托。

发布时间: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