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休学、退学、转专业:我动荡的大学

邹颖慧   陈奕名   罗 昊


        如果没有两年前的那次变故,同同可能已经顺利地从浙大医学院保研,然后出国,回国就业,成为行业的佼佼者。

        在2015年之前,这是他为自己打算好的人生。

        然而,这一切都改变了。从因病休学、浙大退学、重新参加高考再到现在重读大学,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重新再来了一遍。

        现在的他,听力四级残疾,即便是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如果老师说话声音不够大,也未必能听的清楚。

        然而,他自己对这一切似乎看得很开。


变故

        2015年初,同同正在浙大学医,大二。彼时的他成绩优异,如果不出意外,他可以顺利地拿到系里仅有的两名保研资格。然而,事情就这么突然地发生了。

        他清楚地记得出事的那个早上以至于后来在很多场合他都可以平静地讲给身边人听,好像经历那件事的那个学生不是他。

        同同选修了一门《社会心理学》的通识课,上课时间为周一一二节,助教要求大家在课上提交期末作业。前一天,周日,为了完成这次作业,他在宿舍附近的一家咖啡厅熬了个通宵,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的五六点。将作业发给助教后,同同发觉身体不舒服,便向助教请了假,回寝室补觉。然而这次,再次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听不见了。

        “我记得清楚。”同同向我们描述当时的情形,“我下床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电脑上的书,它就掉在了地上,但是没有声音。一开始我把书拿起来,没意识到什么,转而愣了一下,怎么这么安静啊。然后就发现不对劲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然后我就试探性地打了个响指,就发现自己听不到声音了。”不知所措的同同慌张地叫醒正在熟睡的室友,企图从室友那里再次确认自己的情况。但是,事实证明他真的什么都听不见了。“我让他跟我说话,关键是他嘴巴在动,但是我听不到声音。”

        在校医院检查完所有事项后,听不见声音的他只能通过手机打字与医生沟通。医生告诉他,他患上了突发性耳聋。他有心理准备地接受了,在手机上打出了几个字:能不能治好。医生只是安慰他,看情况,然后给他安排了住院。因为听不见,他一直低着头,“那个时候我反而不怎么着急了”。

        在校医院治疗的两个星期,同同更多的是在一种放空的状态,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不怎么关注外面的事情,有一种虚空感”。

        出院时,同同的听力为二级残疾左右,听力的受损让他无法继续正常学习,加之住院落下的课业太多,他决定暂时休学。


回家以后

        然而回家休息并没有使同同的状况得到好转。“一开始的时候真的是很不能接受自己。在浙大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就只是发呆。但是回到家了,就突然有一种自我诋毁、很铁不成钢的感觉,觉得自己的大学生活好失败。”由于父母忙于工作无暇顾及自己,大学里的同学也都在准备考试,整天待在家里的他生活圈子迅速变小,“突然没有人跟我说话了”。人际上的孤单同无事可做的空虚交织在一起,让他一下子变得抑郁起来了。除了看电影就是打游戏,饿了就吃东西,心情不好,作息不规律,原本就很瘦的他身体状况急转直下。

        意识到自己不能再继续消沉下去,同同选择走出家门去健身。当时的他,一米八的个子,体重却只有五十多公斤。在教练的带领下,同同的身材逐渐有了肉眼可见的变化,“我真的慢慢地在变强壮,有一种自豪感”。更令人惊喜的是,经过一个月的健身,同同的听力也逐渐变好,恢复到了对着耳朵大声说话能够听见的程度。

        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他开始重拾学习。这段时间他看完了本学期的专业书,自学了PS、C++,甚至他开始为自己复学做打算,“当时我觉得自己的情况学医学不太乐观,我就有一个转专业的想法,我找了很多其他专业的信息,发现其中有一个生物信息,看上去蛮对自己的胃口。”



        同样是在这个时候,父母提出让同同回到家族企业工作。同同的父母文化程度不高,经营着一家建材公司。在父母的观念里,读书不是儿子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是结婚生子,独立组建承担一个家庭,然后早早地步入社会。

        同同最终拗不过父母日日的唠叨,便妥协了。然而也正是这段短短的工作经历,让他产生放弃了接管公司、做一个管理者的想法。工作中见到的种种黑幕与同同接受十几年教育后形成的根本价值观相去甚远,商人的圆滑世故也让一向崇尚平等关系的他异常反感。以前和父母一起去参加酒席,都会因为成绩优异被其他人夸赞。然而当他休学在家再去参加酒席的时候,“我才发现,他们夸的其实并不是我,而是我父母。”

        一段时间之后,同同离开了公司。“我和我妈说我公司我大概了解了,我想接触更多的东西。“

        初入社会,“浙大学子”的名号并没有带给他太多优势。“你知道我最后找了什么工作吗?我去做了超市收银员。”即便如此,他也能从许多平凡的小事中感受到温暖。他在超市工作时戴着助听器,“有一次,一个老奶奶在买完东西后付完款后迟迟不离开,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她犹豫了一会,给了我一个拥抱。”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同同笑了。“她可能是看到我耳朵不好吧。后来她说了些话,只是老人家口音比较浓,虽然听不太懂,但感觉在给自己鼓励加油一样。”那个时候店里的老板也会拿一些快过期的零食,“哎,你要不要这个,这个呢,这个呢,都送给你。”同同很爱吃零食,也接受了,超市收银员这段经历让他感受到:“还有很多地方也很好,接手公司也许没有必要。”


复学之后终退学

        临近开学,复学这件事被提上了日程。同同那时还不知道,这次复学之旅,会是他与浙大的告别。

        在去机场的路上,同同向父母坦白了自己未来的打算,因为听力障碍不再适合读医,所以他希望能够转专业去读生物信息,然后读研,读博,当个教授。而父母却希望他能够安安心心读完医学,尽快毕业拿到浙大本科文凭,就去公司工作,甚至觉得不读也没关系,直接进入社会才好。此前不断的沟通又一次失败后,他爆发了,和父母一路吵到了机场,最终不欢而散。

        一个人的时候同同开始冷静下来,他编辑好一份很长的短信,心平气和地告诉父母自己当前的想法,询问他们是否能够理解接受。而固执的父母依然不愿妥协。

        “这时候我就不管了,我就想,我的人生我自己说了算。”一回到学校,同同便着手办理转专业手续。但到了最后一步,是需要家长同意的部分。同同无奈只得把父亲请来学校,此时父亲态度依然坚决,甚至对前来劝说的辅导员恶语相向。辅导员在同同突发耳聋时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同同对此一直心怀感激。父亲的行为激怒了他,父子俩的矛盾愈演愈烈。“跟我爸吵到最后,我就说不读就不读了。当初状态就完全不能理解,为啥就有这么一个觉得读书无用的父亲……我甚至想着用退学的方法去唤起父亲对我真实想法的关注,可以说是希望用退学,让父亲妥协吧!”

        然而,在他想着找个外人协调做好父亲的工作时,“家里出事儿了”。林父经营的建材公司虽然表面上仍在运转,实则负债累累,从嫂子那里得知家里真实状况后,同同也略有点理解父母。“父母其实也顶着很大的经济压力希望孩子尽快帮忙自己。只是那时候,我们都不了解彼此真实的想法,只是那时候,我们的沟通太少。”只是同同和他的父亲都属于脾气倔强不愿让步的角色,从刚开始的沟通,慢慢变成了退学。

        退学的时候,同同看见父亲留下了一滴眼泪:“好端端的读个四年,不好吗?”同同听了这句话却笑了,他想父亲还是希望自己读书的,也并不是真觉得读书无用。但是当时的他太过意气用事,在浙大以极高的效率办完了退学手续。“手续开始办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尤其到家之后,我就更后悔了,退学这事做的蛮脑抽的。”


“重来一次?”

        同同身份证上的出生年份是1994年,但他的实际年龄却要小两岁。退学之后,虽然非常后悔,但他想“也许自己还年轻,还可以重来”。



        因和父母的关系还很尴尬,他并没有选择直接进公司帮忙。他回到之前去的那家超市,但老板告诉他那里已经不缺人了,所以同同只能另谋他职。这个时候的他,不能说自己是浙大的学生,所以每次求职时,他总是说,自己听力不太好,想要找一份工作,他会努力,会尽力,会踏踏实实干的。后来他找到一份工作是在餐馆洗碗,大约干了三个月,每个月只拿1200块的工资,唯一好一点的就是老板娘人很好。同同特别喜欢吃炸土豆,有时候,老板娘就切一些,对他说,“切好了,你自己来炸吧。”

        同样也是在这段时期,他开始意识到学历的重要性,它不仅仅是一纸文凭,也不仅仅是找工作的敲门砖。“在餐厅洗碗那段经历,我和身边的人共同的话题并不多,有时候还蛮怀念大学那个圈子。学历一定程度也决定了你会接触什么样的人,你和他们可以聊什么。”

        决定重新参加高考后,同同便开始了自己的备考之路。高中的课程对学过一遍的他来说并不难,相对于学习,他更愿意把时间放在人际交往上。有时他会调解坐在他前两排隔三差五就吵架的小情侣,“那一对很好玩的,会出现都是‘和我在一起你学习成绩才下的,不要因为我耽误你了’这样段子里才有的事。”他偶尔也会整理一些复习笔记送给同学们,但有人依然抱着异样的眼光看待他。“这个学霸怎么这么多管闲事啊。”听到类似的话,同同会觉得受伤,但此时的他,已经开始学会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很多时候也能理解”。 

        第二次参加高考,同同仍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浙大南大都联系我了。浙大老师联系我的时候我还小激动了一会儿,觉得这就是命中注定。”和浙大的老师交流的时候,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那个老师似乎看出来他的顾虑,没有勉强他,只是耐心地劝慰,他说,如果你对原来的同学,原来的事物感到尴尬,也没有必要一定要来浙大,还是有很多好的大学、好的学校。

        同同最终在志愿表中填了南大、西安交大和北体大。“西安交大有个学姐很热心,感觉不能辜负她,填了也算是一个保险吧。另外那个时候选北体,确实是有想把身体弄好的想法,只是当初还不知道康复学是什么。”填完志愿后,同同觉得他的新人生又要开始了。


是逃离,也是新希望

        来到南大之后,同同一改从前的学霸模式,转而参加了很多社团,认识了一些好友,也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暖。在迎新晚会期间,社团的工作量大增,同同不得不开始熬夜。一开始他小心翼翼,偶尔熬到一点多,第二天起来身体并无异常,“窃喜自己也还是可以熬夜的”。

        随着计科的课业逐渐加重,社团的工作也未减,同同睡得越来越晚,到后来为了写代码凌晨三四点才睡。直到有一天起来,事情又不对劲了。

        “这次不是突发,而是像脑袋炸开的那种,耳鸣非常严重。那种感觉就像坐飞机的时候耳膜因为压力不平衡会出现那种膨胀感。声音很大,实在太大了,大到难以区分其他声音。”去医院检查,看到结果的时候他自己吓了一跳,之前他的听力一直稳定在四级残疾,这次一下子又下降了20分贝,如果继续下降,即使助听器也没办法辅助了。

        为了自己的身体,同同推掉了社团的大部分工作,但计科的任务量实在太重。于是,他再一次选择暂时休学。休学前,他给父母打了一通电话,父母终于坐不住了,“你怕是不想上学吧,那就退学吧”。此时的同同不像两年前一样冲动,他和父母谈了很久。“虽然很迷茫,还是觉得计科是适合自己的。”他想自己绝对不能像两年前一样,再次轻率地断送自己想要的未来。

        在递交完休学申请,学校还未批复的这段时间,想要逃离繁重学习的同同再一次走进了健身房,他发现自己对健身的热情从未减退。在一个学长的带领下,更加深入的接触健身后,同同发现从前的健身教练知识水平确实有限,有限到只能告诉你如何去练,却不能告诉你为什么。虽然从健身房的学长那里学到了更多,但他觉得“还是缺一点”,于是萌生了系统学习健身的想法。

        办完休学手续后,同同找亲戚借了钱,去北京的权威机构接受健身培训。“其实为了自己的身体去系统地学习健身的人,真的很少。”确实,在那家健身培训机构,交了钱,经过几个月训练,就能拿到证书,投入工作岗位。很多来学习的人,学历不高,只为谋生。因为此前学过医学,同同在这群人中,又成为了一个“学霸”,一个“异类”。

        学习过程中,同同和老师的交流也就越来越多。他喜欢理论派的教练,他们能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训练的原理。在与一些健身教练的交流中,同同接触到了运动康复学 。在国外,这是一个完整的学科,需要一定的运动学基础、医学基础、康复基础等等。而在国内,只有体育院校开设这个专业,从业人员也普遍不受重视。



        由于运动康复学比较晦涩难懂,培训班只开设了一周的课程。康复老师得知同同听力存在的问题,便给他施用了两种康复手段,效果立竿见影,同同的耳鸣程度减低了。他想,也许通过康复,他的听力能慢慢稳住。“说来也怪,医生告诉我多锻炼效果并不明显,但康复师这个多松解效果就来了,医生和康复师职业是有多分离。”


未来

        同同买了很多康复方面的书,他常常会在上课的时候抱着一本相关的书在那儿看。他也喜欢用自己学到的康复知识帮助别人。有一个患髂经束综合症的女生,一走路就疼,医生也找不到原因,同同按照之前看到过的方法给她松解,那个女生的症状马上就缓解了很多。

        “运动康复和普通的中医按摩不一样,中医是你哪疼,他全部给你按一遍,但康复是把你的身体看做一个整体,你肩膀不舒服,可能和你的脚有关,就比如说你是平足的话,就确实会影响到你的脊椎……”一谈起康复,同同便停不下来。“也许我对‘身体’的热情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不管是最初选择医学,不管是接触健身房,不管是中途选择系统学习健身……”他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九月开学,同同又重新回到南大,由于计科学业太重,为了自己残存的听力,同同希望能转专业到相对较轻松的专业。因为对平面设计的兴趣与八年摄影的经验,他选择了新传。“虽然说起来蛮不合时宜,现在的我看上去确实是,为了拿南大的文凭而学习,给自己一个交代。”他说,“另外正准备着考北体运康,三跨还是蛮有难度,虽然是个体育大学,每年只招10个康复研究生,竞争还是蛮激烈的,圈内人的康复水平目前碾压自己多少也不知。未来变数还是蛮多我不能确定,有个大概的方向也好,先安心学习吧!走一步是一步。”

        “但我觉得没有必要考虑那么多,曾经我也在怀疑自己适不适合学医?学计科?我也在纳闷为啥就我熬夜出事,大家不都是熬夜过来的吗?毕业后怎么办,我感觉自己对这行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能够确定的是,除了弄好学业,还需要尽快定位自己,找到自己的方向,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同同也说,“选择是自由的,只是做关系自己选择的时候,除了家人,环境,同学老师的建议,更要听到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同样的,承担所作出选择带来的后果。”


发布时间:2017-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