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真】| 冯钢真的被曲解了吗?

钱琪、孙远、郭璇、周贞璇


今年10月对于浙江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冯钢来说是不平静的一个月。10月19日晚,冯钢发现自己的微博被不停@。他点开发现,被转发的是发布于2013年10月5日的一条微博。在这条微博里他说:

很快,这条四年前的微博的评论和转发数以千为单位增长。 引起了网络上一场关于冯钢是否有“性别歧视”的争议。



11月6日,《三联生活周刊》刊登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赵鼎新对于冯钢言论的回应。他以在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就读博士的27位学生为例(11位获取了博士学问的女生有9位在世界各大学教书,9位获取了博士学位的男生中有7位在世界各大学教书),反驳冯钢关于女生读研究生只是“混个日子”的说法。

但是,对于这些指责他有“性别歧视”的意见,冯钢一再否认。10月24日,在接受《每日人物》的采访时,冯钢提到,说他的表达是被“百分制一百曲解了”。他说自己“本来是在说推免怎么才能成为更好的选拔相应人才的制度,对这个制度本身的问题提出一些我个人的想法。”他认为他在微博中的发言“跟性别歧视没关系,并且你倒是可以说碰巧这六个人里(面试推荐的研究生)有五个人是女生。”

而在被问及是否在学术上对女性有歧视时,冯钢说:“我说过,我不歧视女性。”而他给出的自己不歧视女性的证据是:“如果我有歧视的话,我还带那么多女学生干嘛?”

我们此次要核查的就是分析网友对冯钢的质疑,是否如冯所说“百分之一百曲解了”他的言论,以及他是否不支持女性做学术。


对冯钢的批评曲解了冯钢的意思吗?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冯钢在2013年的发言是否只想谈“推免”事宜,而只是“碰巧”在这次推免中“有五个人是女生”。

我们可以从这几个方面来分析一下:冯钢教授的第一句话中说:“昨天面试免试推荐的研究生,居然五女一男……结果前三名还都是女的。”他连用了“居然”“结果”两个词来强调他对于免试研究生结果的讶异与不满。

可是,令他不满的不是免试生之间学术水平的差距,而是学生的性别,也就是他所说的“性别比例严重失调”。但事实上,免试研究生本没有性别比例一说且机会平等。从这些话中,可以看出,冯钢是有意识得以“性别”为标准来判断这项推免制度结果的。

接下来冯钢又写道:“女生读研后继续走学术道路的十不足一,读研期间也少有专心学问的,大多混个文凭准备就业。”首先,这“根据以往经验”其实说的是冯根据自己的感受得出的结论,并没有证据来体现其真实性。至于“混个文凭”的说法,则具有一定的恶意揣测。并且他也没有提到,男生是否也有“混个文凭”的情况,甚至更多。

从另一方面来看,“根据以往经验”的说法也表明,冯钢是对女性读研究生的潜力做了一个整体判断,这种判断是他长久以来的一贯看法,而并非如他在采访中所言,自己发言只是想讲推免制度,与性别问题无涉。

而冯钢发言中的最后一句话说——“真为那些有走学术道路的学生担心啊”——原本是对推免制度的感叹,但由于其以上对女性占据推免名额表现出来的不满,这样的感叹很容易让受众认为,他将女生视作为学术能力不强的学生,而将男生视作为真正有能力的人的代表。

而我们也可以从这些表述中推测,冯钢之所以对推免制度感到不满,其实还是对于推免制度推出的正好是女生感到不满。如果推出的都是男生,也许他未必会对此表示不满。

由此,我们判断冯钢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中说的网友们“百分之百曲解了”他的发言是不准确的。冯钢至少在最初的发言中,体现出了对女性研究生的刻板印象。


冯钢支持女性做学术吗?

10月24日,东海大学社会学博士生吴心越等几十位来自全球各地的人文社科博士带头署名要求冯钢道歉,涉及美国、日本和国内多所高校。在豆瓣上发起《我们要求浙江大学冯钢教授公开道歉》,引发国内青年学者关注。

冯钢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说:“我说过,我不歧视女性。”而他用作证明自己不歧视女性的证据是——“如果我有歧视的话,我还带那么多女学生干嘛……如果我不支持女性做学术,我这里带女博士,帮她改稿子,我让她们倒水,擦桌子,擦地板吗?”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只能证明冯在教学过程中有支持女学生学习的行为,这是他“支持女生做学术”的表现之一,但并不是唯一表现。即使他有这样的行为,也不能证明他在其他场合、其他方面,对女研究者、女学生不尊重。


从冯钢在多处其他地方的发言中可以看出,他在这个问题上是有自相矛盾的表现的。比如说,有网友说——“至少作为一个学医的,我看见愿意献身医学的女学生比男学生多。”冯钢回应道:“当然,尤其是妇产科。”这样的回应也许是一时气话,但也可见冯对于女性愿意投身医学的不信任,并且认为只有妇产科才适合女生去工作。


另一个网友回应冯钢的微博时指责他——“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反而责怪女生太优秀……”对此,冯钢的回应是——“女生优秀了?别忘了人类历史上的真学者从来没有综合考试进前10名的。”以及“历史证明学术界不是女性的地盘。”

这些言论在很多读者看来,都是——性别歧视——的表现,但冯钢认为,这些言论不是歧视女性的表现,他认为只要自己还在继续帮女学生改论文,就不能被认为是“歧视女学生”。

 

根据以上陈述,我们的判断是,冯钢确实表现出“不支持女性做学术”的倾向,对他的这一指责大部分是准确的。他在多处的言论至少表明冯钢认为女性——尽管学习成绩优秀,但在做研究的能力、潜力以及前途发展上,都是不如男性的。



发布时间:2017-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