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英雄第2期----“不正经历史研究所”所长徐腾


·徐腾,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研究生,“不正经历史研究所”所长,“意外重庆”项目主创团队成员。

《大学英雄之徐腾》纪录片


前几天,又一个奇葩建筑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苏州阳澄湖畔广场上建起了巨型的“大闸蟹”。第二天,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生徐腾在微博上说:“今天起码有300条各种渠道的信息告诉我苏州盖了个大螃蟹”,并且晒了一张他在阿拉斯加吃大螃蟹的照片。照片上徐腾戴着圆圆的黑框眼镜,梳着齐刘海,如果不是在一席上讲了各类“奇葩建筑”,可能大家不会把他和“奇葩”、“神奇”联想到一起。

 


“网红”徐腾,红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今年八月,徐腾在一席上的演讲《现在隆重介绍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一尊神仙》火速占领朋友圈,文章发出半天阅读量就已经十万+,视频播放量两百多万。随后几天,徐腾和“奶奶庙”一起出现在新京报、每日人物、洋葱人物、锵锵三人行等热门媒体上。

徐腾最开始火是因为他的公众号“不正经历史研究所”发布的第一篇文章《他奶奶的庙》,介绍号称华北第一道场的易县后山奶奶庙,也是他后来在一席上演讲的最开始的内容。在易县奶奶庙,有手握方向盘的车神、有全佛全神,有方便面箱改的功德箱,这些粗糙又显眼的神像一经介绍就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徐腾不止一次在采访中提到奶奶庙其实很灵验:“到了奶奶庙,我说跪下之后我拜点啥呢?等我回去给你(奶奶庙)写篇文章,写完了之后,让它火一把,结果你看这不是果然火了吗?”火了之后,徐腾还回到奶奶庙去还愿,“还愿不用带香,直接给现金,来点实在的”。

奶奶庙让徐腾火了,徐腾也让奶奶庙多了很多游客。徐腾的朋友再去奶奶庙,奶奶庙的管理员看到他们不上香,就问他们是不是徐腾的朋友,要让他们替自己谢谢徐腾,因为现在多了很多不是香客的游客。

问到红了之后是否对自己有影响,徐腾说:“没啥影响,该干嘛干嘛。大家来凑个热闹,有点像一所动物园里来了一种新动物,大家都买票进来看。瞅一眼,哈哈哈哈,你看这个傻x,然后就走了。自己不能太当回事儿,该干嘛干嘛。”

演讲发布一周后,这个视频播放量已经突破三百万。徐腾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则采访的婉拒说明:“关于奶奶庙我已经在一席的演讲和锵锵的对话中表达得很明白了,相关的延伸问题在之前的各种报道中也都毫无保留地给大家交代清楚了,所以最近的其他纸媒和视频媒体的采访要求就很抱歉地要拒绝大家了,我还有很多正经的工作要做,时间上比较紧张,希望大家谅解! ”


热闹观察家徐腾,人民群众的审美需要引导吗?

就在这篇大火的推文下面,第四条的评论就批评徐腾“导向性的错误,为恶趣味褒扬称赞”。同样在锵锵三人行上,窦文涛也问过徐腾,问他是否觉得人民群众的审美需要引导。徐腾不假思索地回答:“‘引导’就是一个很法西斯的词,对不对?凭啥要去引导,人家穿一件什么衣服你凭什么去指责?对吧?”

徐腾对民间信仰最初的印象是他六岁时生病,外婆带他去看“先生”。“先生”对外婆说,为了外孙的平安,你每年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三要吃素斋。外婆就真的听先生的话,每年过年吃斋,直到去世,没有一年落下过。“就是这个过程让我看到的是,这些我们之前我们会被认为是封建迷信愚昧的东西,它里面所包含的人的感情,我从小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的,我小的时候虽然看不懂这些事情,但是我知道这是我的外婆在对我表达关心。”

“像奶奶庙,它就是看上去很粗犷而已,就显得不那么真诚。其实你去现场看它很真诚的。只是一种生活的方式,我觉得没有必要去从一个价值观的层面去抨击它们。大家都是不同的生活状态,对吧?你可以高大上一点,我low一点那有什么问题呢,对不对?让大家自己玩吧。”

“大家可以自由自在地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不是在于一个具体的空间啊、一个什么环境啊,人的自在是我希望的最好的城市的状态。”


学者徐腾,正经研究都研究些什么?

徐腾经历了三次高考考上了重庆大学,又经历了三次考研考上了清华大学的硕士。他现在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在读博士生,最近这两月就要准备博士论文的开题,研究关于明代故宫的做法、礼仪。

徐腾的硕士论文叫《〈明皇避暑宫图〉复原研究》,主要是通过画面的线索推导出《明皇避暑宫图》所画建筑的结构,他将这幅画用CAD制图软件复原,一描就是三个月。这篇论文是2016年清华大学的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包括徐腾在内,当年建筑学院的学术型硕士中只有两人获得这项荣誉。


 

“特别希望对这个世界保持一种初恋的感觉”,徐腾在考硕士期间组织了几个小伙伴去测量重庆的民国建筑,现在很多这些建筑已经被拆除。徐腾自己还常带着小本子,在上面绘制了他学建筑之后观察到的各种人和建筑之间的故事。第三次考研面试过程中他向考官展示了这些小本子,最终获得了录取。

考到清华之后,他又开始组织“意外重庆”——集结一些同学去发现重庆建筑中各种有趣的故事。

其中一个是关于大桥底下船屋的故事。有两个兄弟从小在江边长大,有一天想要自己造一艘船去自驾游长江。他们拿着18万的拆迁款和一些废铜烂铁造好了一艘船。但是后来哥哥生病了,打算等病好之后再出发,但是没想到后来发大水,船被冲上了岸。再后来,由于城市管理要求,船的引擎被卸掉,两兄弟的渔民证也被吊销。现在弟弟就住在这艘船里,虽然有很多跳蚤,但是他就喜欢呆在船里,还养了猪和狗,种上了菜。

徐腾在一个环境行为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讲述了这个故事,最后总结:

“身处权力末端的人民一旦见缝插针地进入这些真空地带,人与土地最原始的温情便生长出来,他们造物,他们种地,这是他们在机器轰鸣的现代都市深处,喃喃的自语”


 

大学问之徐腾|你理解的大学精神是什么?

“大学就是,你就过你自己想过的人生就好了。

当时上大学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大学应该是一个不仅仅是传授知识的地方,更多的是为了让人的生命更饱满而提供一些视角和方法。在大学里可以遇到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的人,他们的不同背景和文化会给我带来很多启发,让我看到更大的世界。这些启发比知识本身更有用。”


发布时间:2017-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