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英雄第1期 ----《蒋公的面子》火了五年,还会继续火吗?

王雷 袁源 黄堃媛 杨萝萝


每个文化英雄的身体里,都住着一个有趣的灵魂。

《蒋公的面子》为什么能火五年?

编剧温方伊又推新戏《杂音》

你期待吗?

·温方伊,90后,南京大学文学院戏剧影视文学博士在读,《蒋公的面子》编剧、《特洛马克》主演、《杂音》戏剧构作。

《大学英雄之温方伊》视频链接


五年前,21岁的温方伊偶然接到了一个话剧题目,一个围绕着南京大学三名老教授给不给蒋介石“面子”赴约吃饭的传说。几个月后,她把这个传说改编成话剧《蒋公的面子》,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整个团队漂洋过海巡演近300场,场场爆满。凭借过千万的话剧票房,《蒋公的面子》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化事件”。

从2017年9月24日起,由温方伊担任戏剧构作的《杂音》将在南京大学恩玲剧场试演7场。


关于《蒋公的面子》:

我希望它有一天会过时,但不是这两年


2017年9月16日19点,《蒋公的面子》第289场即将开演。南京江南剧院的门口准时排起取票的长队,拥挤的剧场过道上照常摆开一排简易加座。这是五年来这个老式剧院票房最好的一部剧。

“我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人生的巅峰了。”作为写出这部卖座又叫好的话剧编剧,温方伊至今都将成功归结为一系列的意外。而这部剧给她带来的争议,也是她前所未料的。有人批判这是一部政治剧,有人质疑这是低级的对话剧,这部剧甚至在二度入沪后被当地禁演。

“我希望它有一天会过时,但我并不觉得这两年就会过时。”


温方伊始终记得导师吕效平的一句话:戏剧就是把人的灵魂放在火上烤。吕效平希望借这个剧对话当代大学和当代戏剧,而温方伊想表达知识分子的尴尬处境。师生意见上的分歧、市场的火爆和迎面而来的质疑……《蒋公的面子》背后是否存在一只神灵之手,这朵“荒漠里的小花”又是否会有凋零的那天?


关于《特洛马克》:

很少有做舞台的人只有一种角色


《蒋公的面子》之后,温方伊沉寂了一阵。

她顺利保研南大,潜心创作,尝试写电视剧、写电影,甚至写京剧剧本,忙得不亦乐乎。但在她看来,这些创作最后都夭折了。已经在圈内小有名气的温方伊最终回到了话剧上,因为“话剧相对单纯”。

除去编剧的角色,温方伊也是一名话剧演员。在学姐朱宜2016年的年度大戏《特洛马克》里,温方伊红色长袍加身,妆浓唇艳,一改以往知识青年的形象,颠覆性地出演佩内洛普的角色。


“我当过演员,然后很可能马上当导演,我还写过剧评,也算是个剧评人吧。”


温方伊觉得自己不是特别适合做演员,戏剧需要演员去掌控全场,自己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在舞台上演出是有问题的。

不少观众是冲着温方伊去看的《特洛马克》。“重口味”“刺激性”“高能”“压迫感”是他们对这部戏的评价,而对温方伊,他们用“惊艳”来形容。


关于《杂音》:

所有人都在自我承认和被承认的漩涡里找寻出路


《蒋公的面子》在江南剧院长久加演的同时,城市的另一端,南京大学恩玲剧场内,话剧《杂音》正在进行最后的打磨,等待迎来第一场校内试演。

《杂音》讲述的是一个中国人在美国买房的故事。这一次,温方伊既是演员,也是戏剧构作。而导演吕效平更是将《蒋公的面子》的原班人马搬到了《杂音》的现场。好美食的夏小山、放不下架子的卞从周、爱书如命的时任道,这次将以什么样的新角色登台?

在《杂音》中,身份焦虑无时无刻不在场,包括温方伊饰演的角色在内,所有人都在自我承认和被承认的漩涡里找寻出路。

“我在南大演的都是比较凶的人,我就捞不着那种贤良淑德的角色。”


彩排现场的温方伊一身笔挺黑衣,妆容严肃,这回的她是否捞到了“贤良淑德”的角色?

温方伊和导演吕效平、编剧朱宜再度从校内试演出发,能否复制《蒋公的面子》的成功?

这一回,你给不给温方伊这个面子?


大学问之温方伊:

你理解的大学精神是什么?


怀疑,可能是这个吧。

因为会有老师认为大学教的不是使人相信而是使人怀疑,中学教育基本上是教我们相信的,但是一个人如果一辈子失去一种自我思考的能力而相信别人告诉他的东西的话应该比较可怕。到了大学我们需要一种自主思考的能力,需要我们自己的东西。


发布时间:2017-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