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1999——一条坐标轴上的18年

“我们都愿意成为时间旅行者,我们愿意乘着时间之车向后回溯。当时间不断地向后飞去的时候,山川和湖泊也发生了颜色的变化,父母也回到年轻,世界回到它最初的样子。


对于你们来说,今天就是回到了18岁进入南大的样子。所以非常感谢大家,能回到过去真好。”


杜院长致欢迎辞


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杜骏飞站在讲台上,对着自己曾经的25位学生如是说。这是3月25日的下午,南京正迎来今春难得的好天气。南京大学1995级新闻系的同学从天南地北赶回母校,感念十八年前的相遇,赴一场十八年后的再聚首。


杜院长的背后是一块坐标板,以年份为横轴,以职业为纵轴。95级新闻系的25位同学挨个把自己这些年重要的人生节点用人形贴纸标记在坐标板上,勾勒出一条条或相交,或分离的人生轨迹。


请回答,1999

2012年,中国青年报刊登了一篇摄影报道作品,名字叫做《我的同学》。其作者正是95级新闻系学生郑萍萍。毕业多年后,她用自己的相机记录下大学同班同学们各不相同的生活道路。而在毕业18年之后,大家又一同回到了原初的起点。


郑萍萍在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报道《我的同学》


以这篇报道为引,大屏幕上开始播放院友们自行制作的回忆视频。


看完了视频,主持人95级王晓丹邀请每一位同学上台,用三五分钟讲讲自己这些年来的生活历程。


十八年的时光足够长,足够去拥抱稳定的生活,或者尝试全新的可能。院友们如今分散各地,有的在新华社、南方日报社等媒体继续着新闻事业,有的则开创了自己的公关公司、电子行业网站或新媒体平台,还有的供职于政府机关、各类企业,在适合自己的领域一展拳脚。以1999年为起点,人形贴纸逐渐布满坐标系。



请回答1999,毕业至今,大家要回答的到底是什么?有人提到,我们所要回答的应是:“这十八年,我们是不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正如本次聚会导演袁媛所说,“自我发现是一辈子的事情。”既可以“爱折腾”,像王晓丹那样多重跨界,从《羊城晚报》到《凤凰周刊》,再到辞职创业做网站,2012年时远赴异国,形容自己那样“被一根葱一样拔起来栽到另一片土地上”;也可以“不挪窝”,像单婷婷那样,回到家乡无锡,成为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助理,追求“心安即吾乡”;或是像张青红那样,回校“充电”,再度就读于南大新传院,每周五坐着大巴车来上课,英语还能拿优秀……40岁前,大家努力打拼,等到了不惑之年,再回到母校重新思考、交流,重新认识彼此,补给力量,再次出发。


老师,请回答


如果将学生时代一分为二,一半是学生,另一半,则是老师。为此,院友们专门设计了“老师,请回答”的环节,请到场的每位老师与大家说说话。而未能到场的夏文蓉与蒋旭峰老师也用视频送上了自己的问候和祝福。


丁柏铨老师(时任新闻系主任):

今天这个场合很重要,是两个70后——我和宋老师,和一大批70后的现场对话。

大家在自己的岗位上发挥自己的作用,体现自己的聪明才智,这本身就很值得肯定。特别是我听到故事当中很多励志的东西,或许可以从你们身上汲取很多营养。听到那些故事,我非常欣慰。


宋新桂老师: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经过18年的社会磨砺,同学们在各方面都变得很成熟,新的辉煌正在继续,所以我很高兴。

还是那两句话:今天我以南大为荣,明天南大以我为荣。


刘源老师(95级班主任):

你们的名字,甚至于你们的出生地,你们毕业分配的第一去向,我基本上都能记得。

我感觉到欣慰就是你们的四年里面有我,我很开心。第二个欣慰呢,我上的课是《新闻摄影》,非常高兴的是你们班里有三位非常出色的摄影记者——严亮、刘筝、郑萍,三个人都拿过国家级的大奖。他们的作品都会在我后来的课里呈现,这让我很欣慰。


丁丁老师(95级辅导员、现任人民日报研究部主任):

我记得,你们大二时我接的辅导员。第一次跟大家见面,你们在接新生。当时刘颖是班长,第一句话问我:“这位同学你来给我签个字儿。你是叫什么名字?”我说:“我说我是你们新来的辅导员。”

这三年,跟大家这么融洽地相处,我会记着一辈子。我是觉得,我是你们班的第九个男生。我愿意一辈子做大家的朋友。


陈堂发老师:

我想说一点。谢谢你们让我重拾信心。我以为我已垂垂老矣,但是看见你们还是那么年轻,我只比你们大十岁。我非常欣慰。我今天收获非常大,谢谢!希望你们能经常回来。


林伟老师:

刚刚有同学说你们的青春很迷茫。我想说:谁的青春不迷茫?那个时候你们迷茫是因为你们处于青春期,那正是你们最美好的时候,难道不值得怀念吗?

除了事业之外,很多的老师同学都谈到年纪。有这么一句话和大家分享:啊,朋友,春天的后面不是秋,何必为年龄发愁?


赵益老师(95级新闻系《中国古代文选》任课教师):

我今天来了以后啊,发现新闻系的同学有一种朝气,人生到了40岁刚刚开始,我觉得非常好。

在这种时刻我们确实应该是往前看。怎么往前看呢?我觉得最好的就是平淡充实,真实幸福。我祝福大家,沿着自己的人生道路,去追求你们所愿意追求的意义。


胡翼青老师:

我坐在这儿是想学习学习,看看明年我们94新闻20周年聚会应该怎么搞。我觉得你们很成功,很有想法,我已经在94新闻的群里进行了直播。


祁林老师:

你们是我最难忘的一届。我教你们的时候正好毕业,我的身份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一个状态。所以我教你们的所有镜头,包括考试给谁的分多了一点,给谁的分少了一点,谁后来来找了我……这些都刻在我脑子里,成为我后来当老师的一面镜子。


18岁相遇,18年再聚


世间总不会缺少令人惊喜的花絮。“插播一则喜讯!”在蒋旭峰老师的视频播完时,台下的刘颖忽然兴奋了起来。原来是95级同学阙晶晶不久前迎来了一对龙凤胎,成了三个孩子的妈妈。尽管未能到场,晶晶却意外地成为了聚会的新闻人物,并一举夺得“国家人口贡献奖”——聚会的组织们设计了一张搞怪的表格,要同学们评出诸如最喜欢最能睡的同学获得“睡神一号奖”,最驻颜有术的女生获得“天山童姥奖”,等等。而原本以为许多有二孩的同学会并列获得“国家人口贡献奖”,没想到却被阙晶晶来了个“逆袭”,最终夺得桂冠。


“18岁时相遇,18年后再聚。”从1999到2017,95级的同学们也接受着时光的馈赠。恋爱结婚、为人父母……正因为是老友重逢,这些琐碎又温暖的话题也被大家分享给在座的每一位同学。哪怕是“中年脱发”,同学间也可以毫不在意地互相打趣,男生自然地把手互相搭在肩上,“你的头发分我一些吧!”


“回答老师/回答老师/回答老师/当年的祝愿”——刘源老师在聚会上不吝展示自己的嗓音,为大家唱了一段《飞来的花瓣》。十八年前,大家怀揣着对未来的疑惑离开学校,而十八年后,又带着对老师、对自己的回答回到这片熟悉的土地。


“丁柏铨老师的幽默依旧,林伟老师的少女情怀依旧,刘源老师男高音依旧,还现场为我们唱了一首,仿佛又回到了十八岁的感觉。老师们都没有老,仿佛我们也没有老。”聚会结束后,导演袁媛如是总结道。


下一次再聚是什么时候?刘源老师说,“待我们下一个十八年再相会。”王晓丹打趣说:“再过十八年我们都白发苍苍,都是夕阳红老年团了。”不过,何必去想何时回校?何必要等到特殊节点才能回校?就像95级严亮说的那样,“我经常偷偷地回来,小孩都带回来两次。有一次桂花香的时候,我说回趟南京吧。”


发布时间:2018-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