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大新传走出的那些人

他们毕业于南大新传,从业多年,行不同的路,各有各的万千感慨。如果说大学的学习是懵懂的追寻与积累,那从业便是一种爆发与再沉淀的过程。今日,我们与阔别校园多年的院友们对话,倾听他们讲述那些人生的抉择与体悟。(本文受访对象按照入学时间早晚排列)


1.向晖:我需要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简介:

南京大学1997级新闻系

曾任央视新闻中心社会部制片人,

代表栏目《走基层》、《重读抗战家书》

 

前不久,向晖刚从供职十几年的央视新闻中心离职。回顾从业的岁月,他感慨良多:“我觉得如果一个人他没有这种使命感、责任感和对生活的极大的热情,最好不要做新闻,因为你走不远的,这条路很辛苦,很艰难。”


从娱记到《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再到央视制片人,大学的专业学习奠定了向晖的事业方向。“其实这个专业并不是我选的……不过学了新闻以后觉得挺有趣的。”这种兴趣与热情支持他在做新闻的路上前行,也催生了以《重读抗战家书》、《同仁医院蹲点日记》、《蹲点北京儿童医院·马子硕的求医路》等栏目为代表的一系列值得纪念的工作成果。


 

现如今,他又要重新启程。前往阿里巴巴负责“闲鱼拍卖”的传播活动,是他未来要尝试的事情。


过去一两年间,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意愿,想要去看看互联网传播的力量与未来。虽说如今很多传统的新闻单位内部都在推行互联网化改革,但由于活跃创新思维和互联网人才的缺乏,向晖认为这种改革暂时很难实现。为了未来能够更多依靠互联网去做新闻,他急需尽快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我觉得互联网传播的思维特质首先是存在于电商中间的,未来有一天,媒介改革也一定是由商业文明和资本的力量来推动的。”在这种想法的引导下,他决定投身阿里。


“我觉得你不该走,你身上流着新闻的血”,在向晖向央视申请离职的时候,他的同事对他说了这样的一句话。被问及离开传统的新闻行业的感受时,向晖表示“还是挺舍不得的”。在做离职的决定之前,他考虑了大概一年的时间,但最后还是认定要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因为有些东西是代表了未来的方向的,但我们传统的媒体对这一部分理解得太慢了”。


即使暂时离开了新闻业,身上的热情却不会熄灭。向晖将做新闻视为一种使命与乐趣。“尤其当你新闻工作做得比较成熟的时候,在一个很好的平台,你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从这个国家的掌舵者到最底层的老百姓,你会知道这个社会不同阶层的人的想法,这种经历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也没准儿什么时候再回到这个行业”,采访的末尾他笑着说:“我的同事跟我说,期待着有这么一天。”


2.张进:想做好导演的广告人

简介:

南京大学1998级广告系

南京大学国家双创导师


从事广告业期间分获全球广告业顶级的大奖四项(法国CANNES LIONS Gold Lion、美国New York Festivals银奖、美国One Show Awards创意奖银铅笔、美国Clio Awards 银奖),以及亚太顶级大奖两项(ADFEST Awards 、SPIKE ASIAN)。


2008年相继创办威尚创意、形尚数码、星威影视。


2015年拍摄儿童科幻电影《了不起的小家伙们》,并获得美国旧金山国际电影节最佳新锐导演奖、美国圣地亚哥国际电影节入围奖。

 

2016年8月,中国首部真人科幻少年儿童电影《了不起的小家伙们》成功入围了美国圣地亚哥国际电影节,也让这部电影的导演张进走入了大众的视线之中。


如今的张进导演,在学生时代其实是一个“误打误撞”的广告人。“当时对广告专业也不太懂,反正就填了。”但随着学习的深入,一种对专业实践的热情也油然而生。


回想大学生涯,张进竞争过中国广告节学院奖,从创意到送展,都是独立完成;与班上同学合作成立了星萃堂俱乐部,专门组织广告方面的调研和头脑风暴;与新闻系的同学合办杂志《聚焦》,并亲自上阵,为杂志拉来“第一桶金”。此外他还和其他院系同学一起组织“声音文化论坛”,论坛的参与者中,还有后来做《穹顶之下》的范铭。


离开学校步入职场,张进一路前行,拿大奖,办公司,可谓得心应手。但就是在众人看好之时,张进毅然离开了广告业。


 “从08年到12年,我在经营广告公司,但之前国际4A营销体系的经验已开始受到挑战,提前应变才能更主动。”在新媒体浪潮汹涌的冲击下,张进选择了转型。


几经思考,他将目光放在了电影上。在张进看来,电影允许人用自己的想法去构建世界,影响他人。这种特质深深吸引了身为父亲的他,让他开始思索通过电影向国内传达国外教育观念的可能性。在去美进修导演之后,《了不起的小家伙们》开拍了。


然而,横亘于面前的困难远远超出了张进的想象。“好莱坞流传着一句经典谏言——‘不要拍孩子和动物’,可惜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据张进介绍,电影中启用了不少儿童演员,但在好莱坞,儿童的工作时间是有严格规定的。为了完成进度,剧组每日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拍完孩子们的戏份。此外,儿童情绪的不可控也是一大问题。毕竟孩子不是专业演员,张进必须要学会如何把控他们的情绪。


孩子们已经足够令人头痛,拍摄动物却更加困难。对于电影里的两只狗明星,张进表示:“你跟孩子说说戏,孩子起码还能理解,和狗说戏,那只能是瞎比划了,并且还是我这个中国导演和美国狗说戏,还得首先过语言这一关。”


尽管困难重重,他依然选择坚持。谈及前进的动力,张进笑言:“人总得要有梦想吧。”回顾过去,成就也好困厄也罢,张进看得很淡。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3.余晓熠:“跑下去,天自己会亮”

简介: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08级广告专业;

在香港读研之后,在香港麦肯工作半年;

随后进入JWT(智威汤逊)


采访前,余晓熠问:“你们看了papi那条了吗?”然后他发过来一个链接。我这才明白他说的是不久前微博热搜“papi酱跑了”的广告。这是一条时长2分38秒的运动鞋广告,也是余晓熠团队的作品。广告中,papi酱以自白形式回顾,自己12年前来到北京读书,隐约知道会干点事,却不知道会是什么。是12年间的每个选择和决定成就了现在的papi酱。


余晓熠问我有什么感想:“喜不喜欢,嫌不嫌烦,看到一半想不想关?”当得到我的肯定回复后,他说:“年轻人看得下去就行,哈哈哈哈”,最后还调侃道:“采访不成反被调研。”随后他介绍了广告制作过程,广告idea提出后,来回经过多次修改,虽然如此,但对现在的成品他依旧有不满意的地方,比如时长问题,他担心年轻人看到一半就不想看了。


“近期比较满意的还是papi这条,主要是最后一句话基本上是我的人生观”,余晓熠说。


“我们都不用为了天亮去跑,跑下去,天自己会亮。”这是广告结尾的一句话。余晓熠解释,“不要为了当网红而去创作,不要为了当冠军而去跑步,不要为了天亮而前进,好好迈好每一步,该发生的一定会发生。”视频在微博上发布后,不少网友评价,虽然是广告,但视频内容感人。


在南大本科学习期间,余晓熠读的是广告,随后在香港读研。谈及选择专业的原因,他只回答两个字——“喜欢”。在他看来,做广告需要专业知识和行业知识,“不过对我来说最基本的还是兴趣”。“没有奔着功利去,有时候反而会让职业道路更顺利。”


2015年6月22日在戛纳创意节上,余晓熠和伙伴曹心琪在戛纳幼狮公关组比赛中获得铜奖。该组幼狮题目是倡导大家少吃肉,肉用牲畜的养殖会占用耕地,导致粮食减少,而养猪牛羊太多也会污染环境。余晓熠说:“我们的idea是在YouTube直播审判和枪毙一只猪。如果有人觉得猪可怜,想停止这个荒唐的审判,就可以上官网留名请愿,表达‘eat less meat’。”这个创意是在啃着双层牛肉汉堡时想出来的。既然猪是敌人,那剑走偏锋,枪毙它,原因是它犯了很多罪,导致粮食减少、环境污染,最后审判后发现这些是人类的错。


正如papi酱代言的广告中所说,“未来是什么样,交给未来的自己回答”。余晓熠认为,“不要太为了功利的目标而前进,好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


人总是在寻觅未来的方向,过去经历的、困惑的、挣扎的,最终会成为人生阅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今日我们聆听前辈之言,来日,也希望能各自奔向远方,贮存自己的所见所闻,回头来为新传记忆再续一笔。


发布时间:2018-04-24